大理州纪检监察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之窗 » 案件审理 » 正文

加强回访,不断提升纪律处分的教育作用

发布日期:2016-12-30 来源:大理州纪委 目前已有 666 人阅读了此文章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回访教育工作作为执纪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巩固和扩大纪律审查效果的具体措施,是对受党政纪处分人员强化教育效果的有效手段。

 大理州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严格按照《云南省纪检监察机关对受处分人员回访教育制度》和大理州纪委监察局《关于对受党政纪处分人员进行回访教育工作的暂行办法》(大纪发〔2005〕7号)文件的要求,坚持分级负责制和“谁处分、谁回访”的原则对受党政纪处分人员开展回访教育工作。回访教育过程中注重实事求是,坚持以理服人、依纪教人、以情感人。侧重了解受党政纪处分人员思想和工作动态、听取其对处分的意见、认识错误的态度和改正错误的情况、消除不良情绪以及听取所在单位干部职工对受党政纪处分人员的评价、反映等,切实做到教育与帮助相结合,充分体现组织对受党政纪处分人员的关心和爱护。

 十八大以来,大理州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应该回访教育受党政纪处分人员776人,其中:州级机关42人,县级机关485人,乡镇级机关249人。全州实际回访教育人员774人,回访率99.74%。从回访教育机关的行政级别看:州级机关应该回访42人,实际回访42人,回访率100%。县级机关应该回访485人,实际回访人员483人,回访率99.59%。乡镇级机关应该回访249人,实际回访249人,回访率100%。从回访教育对象受党政纪处分前的级别看:县处级42人,乡科级干部173人,一般干部和其他人员561人。从回访教育的效果看:未能联系上的回访人员1人,不接受回访人员1人;接受回访人员中,能正确认识错误774人,不能正确认识错误2人;处分后表现突出再次使用或提拔人数28人,其中:县级机关20人,乡镇级机关8人。

 回访教育工作的成效主要表现在:第一,提高了处分教育的效果。通过回访教育工作,使回访教育对象在思想、工作和生活上切身感受到了党组织的关心与爱护,帮助回访教育对象重塑了信心和避免再次违纪,提高了纪律处分教育的政治效果、法纪效果和社会效果。永平县纪委回访教育一名乡科级干部时,该同志激动地说,感谢党和政府没有忘记我,今后我只有更努力的工作,才对得起亲人和朋友。第二,提高了执纪审理工作水平。通过回访教育工作,进一步发现执纪审理质量、审理业务指导等方面存在的不足,有助于提升执纪审理工作水平。通过及时了解处分决定的送达情况,处分后职务及工资的变动情况,年度考核等情况,促进各项纪律处理措施执行到位,确保纪律处分的严肃性。回访教育的过程,也是检验我们办案质量的过程,有利于进一步增强案件质量意识,严把案件质量关,使每一起案件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第三,塑造了纪检监察干部可亲、可信、可敬的形象。回访教育工作中,广大执纪审理干部深入基层,实现了由单一的“坐室审案”到审案与“室外工作”的较好结合,促进了执纪审理工作作风的转变。通过与被回访教育人员面对面交谈,让纪检监察干部与被回访教育人员有了更多的交流沟通的机会,使受回访教育人员增进了对纪检监察干部的了解,塑造了纪检监察干部在他们心目中可亲、可信、可敬的形象。第四,增强了党和政府的凝聚力、向心力和感召力。受到党政纪处分后,当事人往往会背上沉重的心理负担,对工作和生活消极懈怠。通过回访教育工作,对受处分人员予以关心关怀,引导他们放下思想包袱,正视自己的错误。调动其工作积极性,帮助其恢复对工作、生活的信心。通过回访教育工作,纪检监察机关在严厉惩治腐败,加大纪律审查工作力度的同时,也保障了受处分人员的权利。第五,体现了纪律审查工作的严肃性和完整性。通过回访教育工作,不仅教育、帮助和挽救所受处分人员,而且体现了纪律审查工作的严肃性和完整性。

 正视回访教育工作成效之余,回访教育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第一,痕迹材料不够规范。没有形成专门规范的回访教育记录表。回访教育制度不够完善,操作程序不够规范,考核评价制度不健全。第二,回访流于形式且方式单一。尽管开展回访教育工作前,大理州纪委明确要求各县市纪委可采用面对面谈话、民主测评、观看警示教育片等多种方式。但实际上,大多数县市纪委都是“一谈了之”。简单询问受处分人员的想法及意见建议后,上交《回访教育登记表》就完事了。未深入的了解其思想状况、工作或者生活中遇到的困难,未对其所提的意见建议或者合理要求进行处置或者答复,也未对其进行及时的关怀及心理疏导,甚至加重了受处分人员的心理负担,达不到回访教育“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目的。除了对需恢复党员权利人员和需撤销政纪处分人员采取谈话了解、民主测评的方式外,对其余人员的回访教育,基本上采取受处分人员汇报工作情况、与回访工作人员谈话了解的方式进行。第三,重视程度不够。一是回访教育人员认识存在偏差。思想上不够重视,认为案结了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担心回访教育会对受处分人员造成伤口撒盐,产生畏难情绪,存在应付现象,不注重回访教育效果。二是被回访教育人员情绪抵触。受党政纪处分人员对接受回访有抵触情绪,认为自己犯错误已经受到了处分,没有必要再进行回访教育;思想上存在犯了错误丢人、抬不起头的自卑心理,甚至影响了回访教育工作的正常进行;认识态度不端正,在回访教育中有怨言或有抵触情绪。特别是受处分后调整到新单位,自身不愿也不想在别人面前提及受过处分的事,认为回访教育人员是故意来揭开他们的伤疤。三是被回访教育人所在单位、党组织对回访教育工作重视不够。回访教育工作需要纪检监察部门与被回访教育人所在单位、党组织合拍互动。只有双方积极主动谋划、协调、落实,才能使回访教育工作真正落到实处。第四,农村回访率较低。农村党员外出务工较多,其流动性大,在受处分后不便于进行回访教育。被回访教育人身处农村,错误地认为接受回访会耽误农业生产。

 针对回访教育中存在的问题,为持续巩固回访教育工作已经取得的成效,结合执纪审理工作实际,我认为可以采取以下措施:第一,健全回访教育档案。精细化回访教育程序,并形成专门痕迹材料。每次开展回访教育活动结束后,由回访教育人员认真撰写回访教育总结材料,报分管领导审阅,填写《受处分人员回访教育登记表》,收集整理受处分人的基本情况、所在单位对其所作的评价意见、回访教育记录等材料,建立受处分人员回访教育档案,存入受处分人员个人档案。第二,创新回访教育方式。将被回访教育对象科学分类,分门别类制定回访教育工作方案,采取集体回访、上门谈心、回访家属、部门联动等形式,化解受处分人员心结,最大限度的发挥案件的教化功能。进一步创新回访教育的方式方法,提升回访教育整体效能。区别不同对象、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方式方法进行回访教育。在坚持与受处分人员当面谈话的基础上,积极通过组织受处分人员座谈发言、民主测评等形式进行回访教育。探索实行多部门联合回访教育制度,加强与组织、人事部门的配合协作,实行联合回访教育,进一步提升回访教育工作的整体效能。第三,压实回访教育责任。明确责任分解,突出受回访教育对象的全面性。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坚持分级负责制和“谁处分、谁回访”的原则,对受党政纪处分人员开展回访教育工作。处级干部的回访教育由州纪委监察局负责,科级干部的回访教育由县纪委监察局负责,其他受处分人员的回访教育由负责联系的纪检监察机关负责。对应该开展回访教育工作,但不开展回访教育工作的行为,追究相关单位及人员的责任。第四,突出回访结果运用。通过回访教育工作,将回访教育人员、被回访教育人员和被回访教育人所在单位紧密联结起来。回访教育结束后,回访教育人员向被回访教育人员所在单位领导反馈回访教育情况,双方交换意见,并根据回访教育情况确定回访教育结果,回访教育结果分为好、较好、较差三个档次。结果为较好以上档次的,按规定程序取消处分影响、恢复党员权利和解除行政处分;结果为较差的,予以暂缓。对回访教育结果为好的档次,且对所犯错误认识深刻,思想转变较大,在处分期内工作成绩突出,群众评价普遍好的干部党员,由纪检监察机关向受回访教育人员所在单位或组织、人事部门提出予以使用的建议,调动其工作积极性。第五,提升回访教育效果。回访教育工作要切实做到“四个”相结合。即:一是把回访教育与帮助受处分人解决实际问题相结合。针对受处分人员的不同心态和实际情况,积极创造条件,努力帮助他们解决思想、工作和生活上的实际问题,最大限度的化消极为积极因素;二是把回访教育和恢复党员权利、解除行政处分、提拔任用相结合,切实把回访时受处分人的认错和工作态度作为第一手考察材料以及恢复党员权利、解除行政处分、干部提拔任用的重要依据;三是把回访教育与保证案件质量相结合,认真查找所查处的案件在错误事实、定性量纪、责任区分、办案程序等案件质量方面存在的不足,力求每一件案件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四是把回访教育与提高纪检监察干部业务素质相结合。为确保回访教育工作有效开展,需要回访教育人员了解受处分的整个过程,熟悉回访教育的工作流程。这有助于拓宽知识面,提高纪检监察干部的业务素质。( 李连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