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州纪检监察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正文

中秋记忆

发布日期:2018-10-11 来源:大理州纪委监委 目前已有 1 人阅读了此文章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不知道何时秋风已起,瑟瑟秋风阵阵而来,片片黄叶伴着秋风叶落归根,只剩饱经风雨的果实挂满枝头。忙忙碌碌又一个中秋月圆夜,伴着阴晴圆缺的明月,我走过了三十多个春秋。每经过一个中秋月夜,我都有着不同的收获和感慨,但酸甜苦辣、冷暖自知。

    十多年前,我在非常偏僻的乡村里读小学,因家里兄弟姊妹较多,就连填饱肚子的玉米粥也不能保证时时都有。那时候,挂在山边的月儿很圆,学校每年也都放假,我也会唱那一首“八月十五月儿圆,爷爷为我打月饼……”的歌,但除了看到连绵不断的青山之外,我却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更不知道月饼是为何物。在乡下,没有电灯,没有电视,更没有中秋晚会。就连亲爱的爷爷也早早就离开了我们,仅留下一个模糊的记忆。中秋之夜,在一师一校的乡村小学里,远离父母的我,一个人偎依在火塘边,除了那颗幼小的心灵在哭泣、明月在无声无息陪伴我之外,好像整个世界都与我无关。黑暗,孤独,无依无靠,是我儿时最初的中秋记忆。

    后来,我离开了那个一师一校的小学,终于回到乡镇中心完小就读,但是学校还是离家很远,又没有寄宿的条件,因此只有十岁的我,不得不带着读小学的弟妹到处寄宿在亲戚家,从那时候开始,我学会了照顾自己,也学会了照顾弟妹。每天放学,虽然不用去做繁重的农活,但却又承担着与年龄不相符的责任和重担,弟妹们的吃喝拉撒睡全由我负责,而我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孩而已。那时候,生活依然清贫,但填饱肚子已经没有问题,每个月还能饱撑一顿肉。更重要的是,有弟妹们陪伴,已经不再感到孤独。每到中秋月圆时,兄弟姊妹们都会围聚在一起,品尝着父母自己用炭火烤制的月饼——其实就是放了蔗糖的粑粑而已。但是,这在我记忆当中对月饼有了初步的认识,从此之后每个中秋月圆夜我都能品尝到了月饼。甜美,快乐,无忧无虑,是我儿时后期的记忆。

    二十多年前,我终于有机会走出重重大山,第一次离开贫困的乡村,到县城的最高学府——县一中,去读高中。那时候我的处境,就像《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少平一样,家中四个弟妹都在读书,父母虽早起贪黑干活,但几个兄妹轮流拖欠学校学费的情况成为家常便饭,每一个学期开学的日子,总会让人提心吊胆,害怕又交不上学费,贫困始终困扰着我。有时候不得不过着“早上两个包子、中餐两个包子、晚饭再加两个包子,一天三元钱生活费”的清贫生活。那时候每到了秋天,整个县城又是稻米飘香、瓜果挂满枝头,住在周边的同窗好友们,总会从家里拿来水果给我,不时还会用新收获的大米多换几张饭票来救济我。每到中秋月圆之夜,学校更是组织了路途遥远不能回家过中秋节的同学们一起过节,简朴的中秋晚会上充满了欢声笑语,入口即化的美味月饼、香甜可口的水果,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回忆。幸福,感动,无牵无挂,那是我人生最美的中秋记忆。

    十多年前,我终于大学毕业,因为曾经得到过许多人的帮助,怀着对社会和对人生充满感激之情,我依然选择了去做一名“大学生西部计划志愿者”。在中国与越南的边境——麻栗坡县,我开启了感恩之旅。《志愿者风采》、麻栗坡县第一个英语角、中越商贸交流会志愿者等等,都留下了我青春的影子。那时候,每到中秋月圆夜,各级党委政府都没有忘记我们,慰问总是少不了的。但是,最难忘的是,来自五湖四海的西部志愿者们,虽远离家乡,没有亲人陪伴,却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都会自觉不自觉地聚在一起,共同欢度中秋。自编自导自演的节目,从志愿者家乡邮寄来的各式各样月饼,还有当地百姓朋友们赠送的瓜果,都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记忆。充实,收获,无时无刻,是我工作后的中秋记忆。

    现在,我已工作十多年,属于上有老下有小的一族人,每一年过节的仪式感也越来越强烈。美中不足的是,每年的中秋节,不是值班,就是有其他事走不开,加上兄弟姊妹们各居一方,一家人总是聚少离多。霓虹灯之下,满大街的月饼,五谷香飘千里,却少了些泥土的芳香,缺少着童年的记忆。忙碌,思念,无穷无尽,那是我现在的中秋记忆。

    (李良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