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州纪检监察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正文

秋绪

发布日期:2018-09-20 来源:大理州纪委监委 目前已有 1 人阅读了此文章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觉自己越来越喜欢秋天是有些年了。这份与日渐增的深情让人安宁暗喜,沧海桑田,太多领悟,终于走到喜欢清秋这一步。

    前段时间一直郁闷,抑制不住的无端愁烦,连梦境也是沉悒的,现在总算在深秋中好了。秋窗外,风轻云淡,天朗地阔,往来人们神清气爽……籍由这万般好,秋天或许果真能治愈人。

    以往对它不是全然接受,太多辞章赋予它消沉意象——悲凉、萧索、苍茫……所以虽是丰硕时节,可文字里铺天的悲秋慨叹,又加上尘烟万事难以不惑,内心不免潇潇荒凉,甚而觉得最是秋风管闲事,红它枫叶白人头。而如今,年去岁来,投影持戒,便得了秋之清远深美,皎皎月色里,唯见江心秋月白。

    秋天明澈,无言大美。天地肃清堪四望,人生之秋亦让人怡心安然。天凉好个秋!几个清浅小字,就凝住了所有的清秋况味。如今,秋风秋雨不再起秋寒,风雨行走,相伴的也满是秋的高旷意味。虽之后即为寒冬,可冬天延续了秋的壮阔,亦爱极了冬季无需任何点缀的洒脱和无视俗世繁华的孤傲,秋为冬的出场埋下了豪华的伏笔。我始终相信,心灵若是不沉沦,不失去人生的高昂信念,秋冬就不会荒寂。

    西风催落花叶,所有别离却带浓烈的诗意。况且有三三二二的燕在黄稻上空底舞,不止的呢喃,又有秋风徐徐掠过千岗万川,仿佛山川大地高空旷渺里藏着无尽的幽玄力量,将一切秋意都唱作侘寂的秋歌,没有惆怅,亦无寥落,渐渐的,随秋由浅至深而曲调高又浓,再融入潺潺的一溪风月,涌入心田,沁在风骨,锁住了清秋。

    时序进入秋季,天地万物开始沉实清静,时光仿佛也变得慢慢和缓,人间心绪亦趋向从容安详,而年岁也更沉郁有味了。每到秋日,心情总像溪流的蜿蜒柔和,有鸟鸣的轻灵洒落心湖,或像是向晚时山巅披着的霞光、万千人中的嫣然、友人炉边的轻絮、一盏茶的袅袅,送香的风荷,又恍如年少夜晚的微雪,落于竹枝疏梅,霁月升空……

    你看,万里清秋,山山黄叶飞,万叶秋声,水随天去秋无际——品不尽的秋意,听不尽的秋声。这秋仙子一降大地,就再没有迷离、飘渺,山干净,水干净,风云也干干净净,洗净的高天大地,清澈的秋河,桂香的弥漫,还有行雁叫霜天……统统进入秋怀,这一整个秋天的佳妙,好似一并皈依了自己隐逸的国度。

    秋里万物疏朗,清风入骨,仿佛小孩的笑声更脆了,大人的笑意更浓了,山更青,花更艳,鸟鸣水潺更明了。“秋蝉的衰弱的残声”也别有风味,没有寒蝉凄切,就是荷花渐次凋零,还是乐得枯荷听雨声。

    对于秋雨,若是心境开阔明朗,都能听出山河岁月深沉的况味来。至于蒋捷的壮年听雨,断雁叫西风的寂寥却是完全没有。喜欢夕照当楼,伫立深秋楼头,看潇潇暮雨洒江天。凝目中,又想起老杜说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心像是被烟雨洗涤了一样,竟也是快乐的,如此秋的意趣更浓了。

    近些年,每到秋天,总要特别惦念剑川西湖的倒影,剑湖的白桦林,老家的檐水声,满贤林的清幽,金华山的远眺和郊野的月……它们山明水净夜来霜,随意金秋歇,平林漠漠虽萧疏,却亦存秀逸。我心怀如此清喜,从容淡定在白露清霜中,听风听雨吟赏秋日。

    杜牧在《长安秋望》中写南山与秋色,气势两相高,他说出了秋的明洁澄静,但秋之“高”高远无极,如今我喜欢的亦是秋天的这种只可意会的精神、气势和性格,这别有天地的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又想起另一个唐人刘禹锡,他说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认为秋天能开阔人的心胸,更富诗意,强调秋季的别开生面,以及人在这种生气中不屈的精神。而今我亦以秋水为怀,极愿自己将来也有经霜却仍临风飒爽的秋的风神,笔下出来的是秋水文章。

    这些年,我终于在秋菊煮竹叶青的清香里,参悟到了诗豪的喜秋心境,不似春光,胜似春光,秋色在我眼中格外清明深远,那些满地铺陈的落叶,犹如春日的缤纷落英,生机盈然,就是枯枝,亦品味不尽。

    怀君属秋夜,散步吟凉天;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如今我常常独立秋晚,轻嗅东篱黄菊,在皎洁的秋月下拈花微笑,回望逝去的岁月,怀念远处的友人,诗情盈怀,于镜天无一毫下,看到了秋水连天、晴空一鹤。

    (杨怀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