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州纪检监察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清风苑 » 清风悦读 » 正文

母亲的“报晓鸡”

发布日期:2018-02-01 来源:大理州纪委 目前已有 42 人阅读了此文章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不是因为白内障和眼底黄斑病变的原因,母亲定会再孵化一窝小鸡的。母亲总爱说,“孵上一窝鸡,母的能下蛋,公的能报晓。”

    我的老家住在村子的边缘,往后就没有人户了。一到晚上,老家后园里的那棵古梨树上,猫头鹰就没完没了“噁噁”地狂叫,听得心里害怕。村外的小树林里,不时传来狼的叫声,有一年,村里的猎户捕到一只大灰狼,脚被夹断了,嘴被铁丝绑得紧紧的,关在圈房里,眼露凶光。正因为如此,我想养一只小狗作伴,但我的想法很快就遭到母亲的否决。说是贫穷人家没什么可防的,况且我家又在大路边,人们从门前经过,冷不防会吓着人。


    母亲常说,“鸡蛋留待客。”大抵是那时太穷了,能用鸡蛋招待客人已是不错的排场。


    家里的鸡蛋藏在哪里我是清楚的,整天像猫盯耗子似的想着。但母亲不会轻易拿出来给我们吃,除非生病了才有这样的待遇。有时会编个理由,手握肚子说是生病了,母亲一看,“装得还挺像啊!”随手就抓起扫帚,高高举起,准备落下,我的“病”也就好了,只是鸡蛋是吃不成了。


    小时候,母鸡隔天下蛋,攒十几个鸡蛋总觉得时间漫长。等攒够了数,母亲就找一个破旧的箩筐,垫上一层厚厚的松毛,撑出一个锅底形的窝状,把鸡蛋轻轻放在里面,抱一只待孵的母鸡放进鸡窝里,当宝贝似的侍候着。大概过十多天,把鸡蛋拿出来放在一个水盆里观察,浮起来的多就满脸欣喜放回去。等到二十天左右,小鸡就会一只跟着一只破壳而出。


    “做人做事也像孵化小鸡一样,需要细心、耐心和恒心”。母亲常用孵化小鸡的道理教导我们。有时,期末考试得了“一双筷子两个蛋”(100分),母亲也会煮一个鸡蛋奖赏我们,兴许后来我的成绩居高不下大概也是有“想吃鸡蛋”的原因。


    “公母不分,迟早吃亏。”小鸡羽毛逐渐丰盈,母亲就会教我们雏鸡雌雄辨识方法。“毛色光鲜、鸡冠突出、体态壮实的肯定是小公鸡!”


    母亲的嘴里总是挂着一句话:“鸡都叫三遍了!”


    小时候,家里特别艰难。父亲先天性双目失明,家中所有的重担都是母亲一个人苦撑着。那时,家里主要经济来源就是上山砍柴,记忆中,母亲总是起得特别早,“你什么时候起的?”我常问母亲,“鸡叫了就起!”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比别人勤苦。上山砍柴,人家背一捆,她背一大捆,头上还要顶上一小捆。人家背一趟,她赶两趟。上街卖柴,人家卖二块钱,母亲总是二块五,还比别人卖得早。“人勤春早!”母亲总是自豪的说。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一回,我作为优秀少先队员代表参加乡里的团代会,父亲很早就帮我梳洗了头发,穿上朴素但干净的衣服等着出发。由于母亲上山一直没有回来,许诺我的零花钱没有着落,差不多耽误了好长时间,我急得哭了。等到母亲回来时,我心头的怨气还未消散,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昨晚牙痛,后半夜才入睡,误了鸡鸣,对不起啊!”母亲满头大汗、愧疚的对我说。现在想起,心头总是酸酸的痛楚。


    上初中时,每周的生活费是两元钱,都是母亲辛劳卖柴的血汗钱啊!一到街天,母亲就会背上一大捆柴,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回走十几里路。就是这样用单薄的身子撑起了整个家。


    我读初中的时候,学习很好,开家长会时,奖状总是最多。母亲看着奖状,粗深的皱纹里舒展着欣慰的表情,随手从小萝筐里掏出煮好的鸡蛋和洋芋塞到我手里,算是对我的褒奖。


    初二的一天周末,学校通知我参加全国数学竞赛。晚上睡到迷糊之际,“鸡都叫三遍了!”母亲急忙叫我起床。我赶紧穿起衣服就往县城赶路,村头的水泥厂灯火通明,以为时候已晚,加快脚步急速前行。想不到的是,越走天越黑,四野冷风萧瑟,路上见不到一个行人,只有自己的脚步声紧紧的跟着自己。到了一中门口,大门还紧锁着,只好蹲在校门口靠起书包打起盹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阵自行车铃惊醒了我,这时天色也才微微清亮。我在心里骂:“该死的报晓鸡!”


    初中毕业,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省城的中专,“城里可没有报晓鸡,你要早些起床啊!”母亲在送我的时候反复叮嘱。


    1995年,我被分配到乡镇工作,“你已经是公家的人了,听到鸡鸣就要起床!”母亲还是这样叮嘱我。


    这些年,我从乡镇调到县级部门,又从县上调到乡镇任职,来来回回几番合,总是忘不了母亲的叮咛——“鸡都叫三遍了!”


    现在,母亲已经老了,家里也添加了小闹钟。只是周末回家看望她的时候,还时不时的说:“有一只报晓鸡就好了!”

(李续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