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专题专栏 >> 工作先锋 >> 浏览文章

从“野路子”到“没套路”——记连续五年被评为《中国纪检监察报》优秀通讯员的陈军

编辑时间: 2021年09月01日   来源: 大理州纪委监委   

从“野路子”到“没套路”——记连续五年被评为《中国纪检监察报》优秀通讯员的陈军

从2016年到2021年,他在《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发表各类文章两百多篇。他撰写的《禁止党员干部违规吃“杀猪饭”》《把副职叫成正职是“语言贿赂”》《问责凑数》《莫将调研变指导》《总结是干出来的》等文章引起过广泛热议,参与撰写的“七个主义”系列评论获得中宣部的年度阅评,《杀猪饭背后的作风之变》荣获中国纪检监察报2017年好稿子一等奖。《灶台边的家教》一文被中央纪委领导专门批示表扬,并获得全国报纸副刊年度美文二等奖。《粮食要到肚子里》《爹的脚,娘的脚》两篇文章入选到一些省市的中学语文考试阅读题。他,就是在纪检监察系统宣传工作中小有名气的陈军同志。

然而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刚开始写新闻评论是“野路子”,出于喜欢和写作冲动,全凭个人摸索自学。当然,光有喜欢和冲动是不行的,都知道写作是一个长期学习积累的过程,要“偷偷地努力”,要长时间“坐冷板凳”。他说在写作上,最笨的方法往往最有效,聪明人更要下笨功夫。事实上,静心做事、久久为功是最朴素的方法论。最初的那段时间,他写了投、投了写,一篇篇文稿石沉大海。但他不灰心、不气馁,始终坚守一颗写作的初心,将自己的兴趣爱好从心间到笔尖,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出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不懈的学习积累,他由“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到达“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渐渐地,他的文章发表的越来越多,有不少报刊杂志主动向他约稿,他都能按质按量完成,并且得到不少编辑记者的认可。在省、州举办的纪检监察系统宣传业务培训班上,他的写作心得发言得到了其他省市纪检监察系统宣传干部的充分认可。他还被应邀到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参与“深度与角度”专题研讨会。

从发表第一篇评论开始,2017年,他一年发表文章近百篇,不仅是《人民日报》《中国纪检监察报》这样的党报党刊,还有像《南方周末》《杂文选刊》这样的热点报刊,以及《诗刊》《散文》这样的纯文学杂志。他不少评论文章被全国各大网站媒体转载,比较有影响力的,比如:《党内称呼别“戴高帽”》一文,批评有的同志为了“讨好”上级,故意在称呼中省略“副”字,以此来表示自己对上级的尊重,从某种程度讲,这也是一种“语言贿赂”;《切莫当“寒号鸟”干部》一文,批那些评得过且过、不作为的“寒号鸟”干部;《别陷入“马上开会落实”的怪圈》一文,讽刺了会风“开个长会研究一下怎么开短会的问题”“连发三份文件要求精简文稿”;《形式主义越精细越折腾人》一文,批评了那些搞形式主义的人,怕粗糙、低级的形式主义被人一眼看穿,追求所谓的精细、精致,玩“精细管理”“分寸感”,等等。

在工作和生活中,只要他感兴趣的新闻热点事件以及不良风气现象,凭着个人独立的思考和敏锐的嗅觉捕捉,他都紧贴当下事实及时给予正面评论,传播正能量和核心价值观。比如,党的十八大前大理有些地方的“杀猪饭”暗藏着一些不良风气,他敏锐地捕捉到这是一个改进作风的小切口,“杀猪饭”系列文章的刊发,引起了一场作风变革;《叫醒等靠要的人》一文,唤醒那些在扶贫攻坚中等靠要的人,激发他们的主观能动性;今年5月21日,大理州漾濞县发生地震,他第一时间撰写《把生命至上贯穿抗震救灾全过程》,文章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和《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及时对外宣传了大理在抗震救灾中严明纪律的做法、各方的快速反应、党员干部发挥的先锋模范作用等方面。

在写了大量的文章后,他依然保持着最初的初心,保持清醒,独立思考,不跟风、不盲从,从不同方位、不同角度看问题,既要跳出来看轮廓,又要钻进去剖细节,形成自己的写作风格。经常会有全国纪检监察系统爱好写作的人向他“取经”,问他写评论有没有套路,他说没套路,套路最容易束缚人的思想,写好评论只有多读书、多思考、多写。文无定法,好文章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套路。熟悉的题材、惯用的套路、轻车熟路的遣词造句、四平八稳的精神内核,最容易构成了写作者的“安乐窝”。他说自己经常会有这样的警觉,怕陷入写作的“舒适区”,失去了朝气和活力。

今年5月,他加入了云南省作家协会。此外,他还被省纪委省监委宣传部推荐到省委网信办聘为核心评论员。在完成好本职工作和领导交办的工作任务的前提下,他积极撰写纪检监察宣传稿件,并将大理州纪检监察工作的好新闻、好做法写出来,当好大理纪检监察故事的“讲述者”和正风反腐正能量的“传播者”,为营造良好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舆论氛围作出积极的贡献。(大纪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