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勤廉风采 >> 浏览文章

清代弥渡好官——资阳知县杨周冕

编辑时间: 2020年03月15日   来源: 弥渡县纪委监委   点击:

出于对弥渡乡贤杨周冕的仰慕,我已经写过《铁臂翁杨周冕》一文,今再续一篇,表一表他在资阳知县任上的轶事。话说,1773年,四川总督阿尔泰贪墨案发,被乾隆帝赐自尽。此时,因罗江县城工程案而戴罪羁留的杨周冕,虽然冤案一时未能昭雪,但也传来了让人快意的喜讯——出任资阳县知县。在为时三年的任期内,杨周冕主要做了三件事,每一件都是资阳县历史上文化意义影响深远的事。

第一件是督建“三贤故里”坊,成资阳三贤文化滥觞。杨周冕听说资阳县原有赞圣祠纪念苌弘,有二贤堂纪念王褒、董钧,深为三位资阳古代先贤所感动。为进一步激励后人,杨周冕于 1774年在县城上西街南华宫左侧督建牌坊。落成之日,杨周冕手书匾额“三贤故里”,题书“东周苌弘,西汉王褒,东汉董钧”,笔力矫健,刚柔相济,与雕龙画凤的牌坊相映生辉,世人无不拍手叫绝。同时,见资溪潆洄缭绕,蜿蜒曲折,如蛟龙行地,护抱城西,忽又南折汇入沱江,弯曲如巴字,把资溪更名为九曲河,资溪九曲成为资阳八景之一。此后,1849年,知县范涞清过“三贤故里”坊,深受杨周冕所为的启发,在西门外(今雁城路立交桥侧)建三贤祠,“三贤”称谓绵延,把资阳三贤文化推向一个新高度。至2011年,资阳三贤文化公园建成,九曲河弯曲环抱之中,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文化熏陶,山水怡人,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资阳人,无不感念杨周冕的开创之功德。

第二件是建“升平人瑞”坊,开启资阳“长寿之乡”先河。“升平人瑞”坊,又称“老人坊”,位于雁城上西街,跨街而立,三门四柱,石质雕花,刻工精细。牌坊东西向,两面的题字、样式和雕刻图案相同,高大巍立,甚是壮观。说起“升平人瑞”坊的由来,资阳县人妇孺皆知,人人如数家珍,娓娓道来:乾隆盛世,年丰人寿喜事多。在资阳县昆仑乡,谢永良夫妻俩均已103岁,世间罕见,堪为人瑞。听闻如此喜讯,杨周冕决定,以身作则,借此契机在全县倡导孝老敬老之风。杨周冕专程登门拜访两位大寿星,谦逊地以晚辈自称,鞠躬施礼,送上礼品,并向老人请教养生之道。谢永良回答说:“生性乐观,饮食有节,劳逸适度,起居有常。”了解到谢永良自幼丧父,青年丧母,杨周冕愿意作他们的义子。二老推辞不过,欣喜地接受了杨周冕的叩拜,收他做了义子。随后,杨周冕立即把百岁夫妻之喜讯作为祥瑞之事上奏朝廷,请求下旨“赐匾建坊,以昭人瑞”。“升平人瑞”坊建成,杨周冕挥毫亲书匾额,字径两尺,字体行书,苍劲有力,红底金字,引人注目,发人深思。

杨周冕年过七旬,拜百岁夫妇为义父义母的事,在资阳传为佳话。父母官率先垂范倡导,万众极力遵循,尊老敬老、优老孝老蔚然成风,资阳县百岁老人历来举不胜举,诸如李秉阳103岁,杨登义103岁,罗金辉102岁,刘仕麟101岁,王瑞运106岁,……可谓层出不穷,沿袭至今。杨周冕此举,惠泽绵延至今,2013年,资阳县(今雁江区)被授予“中国长寿之乡”美誉。

第三件事和川剧有关,是迎回“显忠大王”御匾,兴起川剧“资阳河”新流派。资阳城隍庙迎回乾隆“显忠大王”御匾的故事,在民间仍充满传奇色彩。相传,1773年,山东八卦教众造反,屡败清军,并将单县城团团围住,甚至蔓延至河南商丘,两地官府派出快马八百里加急向京城求援。正在乾隆皇帝焦急万分之际,第二道八百里加急又到,却是单县之围已解的捷报。援兵未出,危机已解,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正当八卦教众即将攻破城门之际,一尊打着“资阳城隍”火焰长幡的黄袍菩萨带领神兵从天而降,将攻城教众赶得四散奔逃,单县之围立解。清军乘势追击,反败为胜。

不久,资阳知县杨周冕回奏,资阳确有城隍庙,建筑宏伟,传说有求必应,香火特盛。乾隆帝闻奏大喜,下诏封资阳城隍为“显佑伯爵”,晋号“显忠”王爵,钦笔御书颁赐“显忠大王”匾额,派人一路高调护送入川,嘉奖资阳城隍“护国佑民”之功。杨周冕率众将王匾恭迎回资阳,悬挂于城隍庙正殿上,举行了盛大的“隆恩悬匾大典”,各戏班演唱川剧高腔,热热闹闹庆贺。迎御匾,看大戏,杨周冕击桌惊叹,即席挥毫,书写了苍劲潇洒的“可以观”三个大字,制作成金匾,悬挂于城隍庙的万年戏台。

皇帝封王赐匾,知县即席题字,向士绅百姓大力宣扬“皇帝圣德,城隍灵异”,一时间,资阳城隍声威显赫,驰名遐迩。每年农历5月28日城隍寿辰,“远近祈祷者,数十日络绎不绝”,川剧艺人为祈求城隍禳灾赐福均到资阳城隍庙唱还愿戏,热闹非凡的城隍庙会成为民间川剧艺人献艺谋生的绝佳场所。名家荟集、剧目丰富、互相观摩、拜师访友、切磋技艺的川剧会演的盛大场面,盖过全川各地。天长日久,长期熏陶酝酿,全县除48个场镇有庙会戏外,县城区还有九宫十八庙,均建有万年戏台,每年一、二、三、四、五、八、九、十月,有十余处唱庙会戏,其中,历时2个月的城隍庙会戏演出时间最长,规模最大最热闹,盛况绵延400年不衰。由此,川剧“资阳河”流派兴起,蓬勃壮大,成为川剧流派翘楚,形成唱做严谨、帮打唱紧密结合、风格独特的川剧高腔资阳河艺术流派,被川剧艺人奉为正宗。而杨周冕写的“可以观”三字,成了川剧“资阳河”最早最有价值的一块广告名片。

题标二三事者,不为准确数据,是言其小也。杨周冕宦迹资阳县三年,所为当是不少,前述三件趣闻轶事,前两件载于咸丰《资阳县志》和民国《资阳县志稿》,后一件广泛存在于资阳县文化人士的各种记述文章中。按理说,这三件事都算不得什么大事,然而却影响深远,每一件都口碑相传,为后人津津乐道,每一件都孕育成资阳的文化基因,积淀成资阳的文化厚度,足见杨周冕的远见卓识。这,也许是就是文化自信、文化自觉的结果,也是作为文化人的杨周冕准确把握一个地方文化发展规律,注重文化软实力建设获得的回报吧。(王亚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