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勤廉风采 >> 浏览文章

王志文:倒在扶贫一线的基层好干部

编辑时间: 2018年12月17日   来源: 南涧县纪委监委

2018年11月16日,一个难忘的日子,就在这一天,一名勤劳朴实的基层干部,因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在扶贫一线工作中奉献出了他的最后的生命。他用生命铸就了他的忠诚,用热血谱写了他的责任担当,他不是党员,却在参加工作的26年间坚持用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他就是南涧县原无量山镇畜牧兽医组工作人员——王志文。

王志文,小名老顺,人称“王二哥”、“王小二”、“小二哥”,1971年8月生于南涧县无量山镇和平多衣树村,1992年7月毕业于云南省畜牧兽医学校。1992年8月参加工作,先后在南涧饲料厂、南涧县兽医卫生监督检验所、无量山镇畜牧兽医站工作。 

生命不息,最后一天他仍在路上

“15日上午,王志文在无量山镇非洲猪瘟防堵点值班,中午去挂钩村委会给扶贫队员送菜,下午再到各农户家中开展检疫工作,晚上开单子”,王志文的同事哀痛的说道:“这一天,他依然像往常一样奔波在扶贫和动物检疫工作中,只是再也没有起来。”

来到他曾坐过的电脑桌前,桌子上一切物品如旧,他负责的检疫证数字化管理系统显示他当晚录入检疫的第一单是20:16,最后一单出单时间为2018年11月16日00:15,出好单后,他继续带领两位协检员到小河底赵斌家进行检疫,路途中突然感到胸口部位不舒服,让两位同志继续工作,自己赶往医院看病,那时已经凌晨1点多了,此时,他加班已近5个小时!回到家感觉疼痛加剧,靠在床上休息了不到20分钟,妻子发现他呼吸声加快,发声不同,立即打电话叫医生抢救,未等医护人员赶到,他已停止了呼吸。 

扎根家乡,起早贪黑他用行动证明

 “2018年11月15日,起运地古德,到达地安定街,出证人黄体阳、胡绍龙”,这是王志文生前所用档案柜中笔记本上的记录,本子扉页上书写“2018年活检记录”,里面一笔一笔记录了每天从他手里检疫的畜禽情况,具体到每一单的畜禽种类、数量、起运地和到达地。

在这些记录的背后,暗藏着他无数次入村入户的那些不为人知的辛苦。曾有同事劝说,“你这样太辛苦了,让农户把畜禽拉到(兽医)站上来检疫就得了”,都被他一口回绝说,“让农户来这里太辛苦他们了,而且畜禽安全也保障不了”。于是,他就这样一家一户入户检疫,年复一年。在无量山镇畜牧组工作19年来,他的足迹遍布全镇各个村组,村里的人大多都认识他,见面就喊“小二哥来了”。

在工作中,认真负责和精益求精是王志文的工作常态。在2018年草原生态补贴资金核发过程中,补贴资金和核实资金相差0.6元,作为该项工作的负责人,王志文放下手头常规工作,一头扎进财政所,和业务人员核查了三天。在草原生态补贴资金公示工作中,他坚持公示到村,村级人员说可以代劳,都被他拒绝了。

 “省内检疫证明规定是当天有效,也就是说第二天要出售的牲畜要在00:00以后录入出单。”干检疫工作,晚上加班熬夜是常事,尤其在安定街、无量街和新桥街这三天。据系统显示,11月11日,安定街前一晚,最后一张单子出单时间是凌晨4点23分。他妻子告诉笔者那天早上回到家已经是凌晨5点半了。

2018年6月28日晚10时许,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雨夜的惬意,电话那头是一阵急切的声音:“王医生,我家母牛产仔时还带出来一坨肉肉的东西,来帮我看一下。”窗外绵绵细雨,而且这场雨陆陆续续已经下了三四天,王志文看看窗外,告诉电话那头的畜主:“母牛应该是子宫脱落,你们不要着急。”怎么办呢,自己也不会,但是人家打电话给我就是信任我,想了一会儿,立马约起同事就出发了。

晚上12时许,满身泥巴的他和同事出现在卫国村委会铺思地村里,处理完已经是凌晨两点,“谢谢你们王医生,我以为这头母牛是保不住了”,当主人付钱时也只收了20块钱的材料费。

自1999年到无量山镇工作以来,像这样的情况数不胜数,只要群众有事找,每次他都毫不犹豫的尽力帮助解决。

工作以来,他不是没有机会到县城工作,享受更好的工作和生活环境。2012年,县畜牧局调他到局上工作,当时调令都已经发了,他却着急的找到畜牧组负责人,坚决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就要留在无量山镇!

19年来,他的足迹遍布全镇各个村组,为他们解了无数次燃眉之急,为他们送去“雪中之炭”;19年来,他把自己最美的年华洒在无量大地上,任劳任怨,无怨无悔;19年来,他不忘初心,牢记宗旨,在畜牧兽医道路上奉献一生…… 

服务群众,许下诺言他用真情兑现

在卫国村委会大山村路边,有一间刚刚装修入住的房子。房子的主人叫李桂华,是王志文同志的挂钩帮扶贫困户。2016年建了新房子,由于家庭困难无法装修入住,刚好这个时候,农村危房改造政策有补助。但是农村危房改造需要先施工再兑款,而李桂华户连前期材料费也没有,更没有钱付给施工队。王志文曾多次到他家做动员工作,根据房子和补助资金情况认真预算,打听市场价格,并主动帮他在无量街联系,赊水泥、门窗等材料。在几经周折下,李桂华家的房子终于装修好了。李桂华感激地说:“如果没有二叔帮我赊材料,我到现在也不能入住。”

不止李桂华,对其他挂钩户他一样真情帮扶。除了走访,他还帮助他们认真分析确定发展思路,带领他们集体外出考察学习乌骨鸡养殖技术,考察当天,车接车送贫困户,更没有让他们花一分钱。技术学到手后,他又自己掏钱给贫困户补助了一批鸡苗。

 说起王志文,村里的农户无一不竖起大拇指,“王医生,真是个好人,只可惜……” 

深爱家人,千言万语他用惭愧表白

48岁,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王志文也一样,家里有79岁高龄又患老年痴呆的父亲,儿子正在上大学,正需要父母关爱支持的时候,妻子没有工作在家照顾老人。48岁的年纪,他是父亲的依靠,是妻子的支柱,更是儿子的榜样和支撑……面对父亲、妻子和儿子,王志文同志感到深深亏欠了他们!

 “晚上没事的话,我要早点回家,因为不管回去多晚,我父亲都会等我回家。”王志文经常跟他一起工作的同事说,王志文的老父亲患老年痴呆症,对这个小儿子已形成依赖,一到晚上九点,就电话催促儿子回家,儿子回不来时,他就一直等,直到儿子回家他才睡。就在他去世的当晚,白发苍苍的老人依然在等他回家,可惜这一次永别等不回儿子,却等来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日子。

据王志文妻子回忆,王志文经常加班熬夜很晚才回来,家里的大小事情也只是电话联系,对于儿子,王志文多数时候都顾不上。上个假期,儿子回家,王志文本来说好要送他去学校的,后来因为单位临时有事没有送成,儿子只好自己坐拉猪车去了学校。

就在他去世前两天,他还跟畜牧组同事说:“我恨不能把自己分成三个用,一个做好猪瘟防控堵卡,一个去做活物检疫,一个去挂包村组开展脱贫工作。”王志文同志就是这样,无论在哪里,都心系工作,无论干什么,都任劳任怨、恪尽职守。

如今,再唤一声“小二哥”,无量山中再也没有他爽朗的笑声。然而,“小二哥”兢兢业业、无私奉献的精神却永远激励着身在基层一线工作的我们,做一个平凡的人,做一生不平凡之事,扎根基层,服务群众,绘就精彩一生。(饶天菊  陈春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