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浏览文章

清代弥渡好官——庆符知县时畏天

编辑时间: 2020年09月06日   来源: 弥渡县纪委监委   点击:

《诗经》云:“畏天之威,于时保之”。用今天的话语来说便是,人必须保持对天道的敬畏,对自然的谦卑之心,为人处事谨慎有所畏怯的态度。以此为人,焉有不成其为彬彬君子之理?以此为官,岂能不成其为民众称道的好官?清代乾嘉年间弥邑举人时畏天,就是这种名副其实的好官。

时畏天,字保之,号凤冈,1738年生,乾隆庚辰(1760)举人,大理府赵州弥渡人。1776年十二月选任罗平州训导,1784年十二月升任罗平州学正。1788年,教职考核称最,经督抚荐举,选为拟备知县。1789年春,选授四川庆符县知县,直至1801年年老辞官归乡。道光《云南通志》“宦绩”如此记载,时畏天“居官十余载,询民疾苦,兴利除弊,如崇学校、植人才、捐俸置田、拯瘞浮尸诸恵政,蜀人至滇者,尤为称道”。可见,作为庆符县的父母官,时畏天是一个深得民心、口碑极好的好官,这在《庆符县志》的记载中得到详尽印证。

时畏天首先是一个崇农务本、培植人才的好官。先是,时畏天重建先农坛,大力倡导以农为本观念。随后,于1791年,增修城隍庙、火神庙,1796年又让文昌庙焕然一新。1797年,知县时畏天首倡,邑贡生胡明远等积极响应,重修县儒学学宫,建成大成殿、崇圣祠及东西两庑先贤先儒牌位,增建钟鼓房二间。这样一系列工程实施,“可以妥神而壮观瞻”,使得民众祭祀祈祷有庙,莘莘学子求学有所,教化士民,如此则“黉宫永固,文教丕倡,西江文笔之间,聿观雁塔鹿鸣之盛”。

为保证学宫各种经费源源不竭,时畏天捐出俸银垂范,邑贡生严士洪等纷纷捐银捐田,置买学田,永作聘用县儒学、西江书院聘请讲师、奖励资助诸生和维修经费。时畏天对严士洪义举甚是钦佩,更担心天长日久,学田被不良之徒侵蚀,于1794年亲撰《施培修学宫田土碑记》,勒石竖碑,永志不忘。时畏天在该碑记中充满期冀地说:“学校之兴,关乎修建,而公费所出,恃有公田,今获严士洪之乐施以倡于先,更得好义之士慨捐以续于后,行见庙貌丕焕,而学校日兴,人文蔚起”。

王安石有云“仰畏天,俯畏人”。一个人敬畏天命,自然悯惜世人困苦。时畏天莅任伊始,看到庆符县境河流汇聚,三面绕城,滩涂相连,每逢夏秋,洪水奔泻而下,巨浪滔天,舟行凶险,商旅民众往来不便,甚或沉江溺毙者不少。于是,时畏天设义渡于各险滩,建立基金以作船只工食之费,置船只,设渡夫,利济商旅民众往来,颂便之声载于道途。又采取官办、民办和官民合办形式,在最为险滩超滩设立慈善机构南广义庄,下设浮尸会,募集资金,打造救生红船,雇佣救生水手,日夜巡行西江。每有涉江遇险者则拯救之,活人众多,有淹毙者尸体,即行打捞,施给棺木安葬,县人颂德不衰。

时畏天才华风流,善属文,著有《凤冈文稿》,可惜今已不见其传本,然而先贤余韵,如今仍在,至今幸存于庆符县志的作品《重修文庙碑记》可窥见一斑。前文叙述重修文庙、崇圣祠的经过,时畏天在文末感叹颇深说,“夫地方公所,兴作綦难,废驰甚易,以人人所应共办,亦人人所共诿也”,“惟赖后之任兹土者,矢栽培学校之心,以董率文武衿士,有倾圮则修建之,渗漏则培补之,而阖邑绅耆咸协力捐赀以襄厥事”。此后,庆符县历代官民秉承遗志,始终以教育为先,后先相继,代代相传,坚持不懈培植学校和培育人才,成为庆符县的传统政风民习。时畏天出生科举世家,得家学之赐,工书法,每每题书,古朴苍劲,士民珍若拱璧,成县境一方名胜。如,时畏天倡众重修庆符县城东之梅桥,更其名为通顺桥,并题书镌额曰“通顺”,往来旅人无不赏心悦目,翘指以赞。再如,1789年,时畏天到任后,即争取项目支持重修县署,见县署左侧有古泉,水味甘美,后来该井凋敝,“冽井寒泉”碑也塌坏无存,时畏天重新开凿此泉,题书镌刻“古井甘泉”四字,重现昔日景观。

孟子云:“以大事小者,乐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乐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国”。13年清贫儒学教官,12年七品芝麻县官,时畏天总是慈祥如父母,薄赋轻徭,谆谆教导,以理感召,致“盗息讼寡,民风淳朴,耕读而外,鲜有逐末”,实现一方大治。时畏天去世半个多世纪之后,1875年,光绪《庆符县志》修成,1895年,光绪《叙州府志》刊印,两志纂修者均对时畏天依然念念不忘,异书同辞,秉笔直书其政绩道:“慈祥善化,教养殷勤,重修文庙,创建先农坛,凡有利民生者次第举行。解组,泣别士民,犹谆谆劝戒。至今舆情,颂祝不休”。真可谓是在赞口碑,名留青史 了。(王亚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