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浏览文章

离天最近的端午盛会

编辑时间: 2020年06月25日   来源: 洱源县纪委监委   点击:

己亥年的盛夏,于农历五月初五日清晨,从黑潓江峡谷谷底出发,沿着九转十八弯的洱炼公路,乘车抵达罗平山顶,再经过罗坪山大唐风电场大门,往上转几个弯,就到达海拔3千多米的骑龙山上,端午彝族歌舞的主会场,这可谓是“离天最近的会场舞台”。

迎着猎猎作响的山风,站在最高的山脊上向四面八方举目远眺,最美的群山风光尽收眼底。向东是莽莽峰岭上屹立着日夜旋转的风车;向西是炼铁坝里星星点点的村落,谷底蜿蜒流淌的黑潓江,在迷雾中时隐时现的西山群峰;向南是苍山南北纵横而巍峨雄姿的山脊,山脊两侧云南红松和杂木林组成的茫茫林海,新修蓄水百万吨的凤羽水库;向北则是罗坪山连绵山石堆积的山脊余脉,更远处便是剑川境内的峰峰岭岭。真是“前面是山,后面是山,脚下也是山,山后还是山!”站在山之巅,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也有“山高人为峰”的雄姿。

端午歌舞会场就设在山脊一侧较为平坦而宽广的天然草甸上,以天为幕,以地为台,无须搭台装饰,也无须铺设地毯和悬挂幕布,一切置身在大自然之中。

端午节的会场上最靓丽且引人注目的是穿戴着民族盛装的彝族同胞自发组成的歌舞表演队和被特邀而友情演出的,来自隔村邻乡的业余歌舞表演队。这些歌舞爱好者平时只是在茶余饭后,喜庆节日时,在村里的文化广场上健身娱乐,他们不需要什么报酬,只是希望观众多给予鼓励的掌声和喝彩。在时阴时晴,天气多变的农历五月,他们有的吹奏着竹笛,唱着《阿老表》,跳着左脚舞;有的打着白族的霸王鞭;有的跳着藏族的锅庄舞;有的举起话筒唱着《卓玛》《套马杆》《天路》《走进新时代》和《我和我的祖国》……“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粗犷豪迈的彝族同胞的歌舞队在宽阔的草甸上表演着一个又一个具有民族特色而又富有新时代气息的节目,把骑龙山的端午盛会推向了高潮。

山花遍地绽放,野草满甸翠绿,灌木整坡勃发,山涧泉水淙淙……汇聚成五月辽阔而绿色的海洋,在这绿色的海洋里,游荡着彝族同胞脱贫致富的产业——成群结队炭黑的牦牛、雪白的绵羊、棕色的骡马……它们一边在凉凉的山风中啃着鲜美的嫩草,一边欣赏着现代音乐伴奏的民族歌舞,还不时地抬头向操着不同口音,穿戴不同服饰的陌生游客张望,不知是在机警地防备侵扰,还是在欢迎远方游客的到来?

骑龙山峰顶上屹立着雪白而高大,昼夜不停地迎着凛冽的山风旋转发电的风车,日夜眺望着东西两侧的群山雾霭和云彩,东西两侧泛着烟火味的村庄也不时地仰望着这可远观而不可亲近的新能源发电风车。遍布在山脊峰岭上的巨型风车无论在云雾缭绕或朝阳初露的早晨,还是在蓝天白云,艳阳高照的正午,在晚霞辉映,夕阳西下的傍晚,或是在霜雪飘舞或众星拱月的深夜,它们都在猛烈的山风中默默地遵守自己的轨迹,周而复始地旋转着,源源不断地供应着滇西人民日常生产生活所需的清洁新能源。

骑龙山脚下,洱炼公路东西两侧油黑而肥沃的土地上严严实实地覆盖着黑色的遮阴网棚,棚下便是挤挤挨挨而满眼翠绿的山嵛菜,那是外国人一日三餐的调味原料,是中国出口创汇的高原绿色农产品,也是彝族同胞脱贫致富,奔小康的主要产业之一。在端午佳节里,即使成群结队的游客突然来造访,来观赏,它们始终在网棚内不卑不亢,在寂静而荫凉的大棚里分蘖增根,抽枝长叶,默默地回报着彝族同胞艰辛的付出,努力地为主人增产增收。

面对山脊上演绎多彩的民族风情和罗坪山上醉美的自然风光,涌向骑龙山端午会场的大大小小游客,胸挂单反相机或手持高清手机在忙着对着风景拍照或录像,忙着自拍或跟亲友合影留念。有的向彝族同胞借来民族服装,骑着牦牛或骏马,假装做一回游牧高山的彝族人,然后通过朋友圈或公众号,向不能到现场的家人和朋友分享此时此刻的幸福时光和快乐心情。(杨世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