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浏览文章

“聆听”雾本

编辑时间: 2019年11月26日   来源: 弥渡县纪委监委   点击:

提起雾本,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三月桃花醉春风,桃之妖妖富雾本的美色。而我的印象则停留在雾本的青山、绿水、雾波潭、龙树林、情人谷、橄榄坡,还有和农家乐雾本人家老板鲁绍林聊天的欢畅。

雾本,位于弥渡县苴力镇境内一个四围青山的山坳里,彝语为“阿雾本”,意为蝌蚪多的地方。它是全国扶贫旅游村、云南省美丽乡村建设重点村,如今的雾本青山环绕,绿水环流,蜂舞蝶飞,鸟语花香,一年四季美景纷呈,是一个“风貌完整、舒适宜居、富有活力、人文和谐”,人均年纯收入过万元的“健康态”“和谐态”的富裕新农村。这个不足百人的小山村,栽种了1200多亩冬桃林,桃花盛开的时节,被誉为“三生三世桃花源”。这里有世外桃源的清净,有绿野仙踪般的童趣,充满故事和梦幻,一个乡村旅游富饶的聚宝盆,让人流连忘返,痴迷其中。它不仅是外地游客旅游弥渡的首选,更是周边县市周末人们休闲度假的目的地。

春日的一个周末,我们驾乘的私家车到达雾本已过晌午,在停车场停车后,我们在雾本的桃林、雾波潭、龙树林、情人谷、橄榄坡中穿梭。桃红柳绿,氤氲在四围青山顶上盘旋,行至桃林深处,目之所及,山坳桃林无穷碧,满目桃花别样红的景象让人惊叹。云淡风轻,阳光下,雾波潭内,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农家小院墙上蜂窝里飞出飞进忙忙碌碌采集花粉的身影,正在为远来的客人酿造纯生态的桃花蜜。半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我们走进一个叫做雾本人家的农家乐。老板十分热情,我们大快朵颐的同时,也和老板搭话聊着天。

没想到,老板居然是雾本村的村长鲁绍林,说起对雾本全国扶贫旅游村和新农村建设的看法,他侃侃而谈,由2012年被选举为村长说开去。2012年,42岁的鲁绍林“子承父业”当了村长(鲁绍林的父亲鲁国旺是大集体时代的生产队长)。鲁绍林说,他父亲干了近一辈子的生产队长,“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曾是无数人信奉的生存法则,这样的法则在雾本得到淋漓尽致的发酵。面对四围青山,脚下的土地,连绵的山峦,这里就一直在贫困和温饱线上挣扎。他们守着绿水青山,过着贫苦的日子。点的是煤油灯,住的是茅草房,出行靠骡子,耪田望下雨。这是雾本过去的写照。那个时候,父亲带领全村男女老少,脸朝黄土背朝天,披星戴月,开挖梯田,修沟引水,捣鼓着脚下的这片土地,全村成了大工地,灰尘飞扬,村庄失去了美丽的容颜,连生命力十分顽强的老龙树也变得垂头丧气,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即便这样,村民的肚子仍然饿着,依然在温饱线上挣扎。

鲁绍林接着说,任村长后,雾本村迎来了大发展的契机。镇党委,镇政府决定利用雾本得天独厚的山水田园,以及近年来发展种植的1000多亩冬桃林,把雾本打造成乡村旅游示范村。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啊,祖祖辈辈在这四围青山一山坳的雾本村脸朝黄土背朝天,不要说搞旅游,就是外出旅游过的人也没有几个,群众的畏惧情绪很高,为了打消畏惧情绪,统一群众的思想,让全村33户近百人的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开会摆事实,讲道理,各种各样的会,村小组会、党员会、村民代表会、户主会,有村里组织的、有村委会组织的、还有镇上来组织召开的,有好多的会议是镇党委书记白枝云亲自来召开的。召开了不止上百次的会议,这么多的会议,都是我亲自一家一户去通知。

搞旅游要有规划,有了规划就要按照规划实施,首先要修通村公路,这大家都积极支持踊跃参与,但在修建环村及连接各景点的路网时,就涉及到了占地、砍树的具体问题,阻力极大,这不能怪村民,眼看着修路要占赖以生存的土地,要砍掉那些近年来让村民过上舒心日子已是盛果期的果树,真的是心疼哪。但为了乡村旅游示范村建设,为了全村更美好的未来,环村路网是一定要修的,该砍的果树肯定也是要砍的,这时候,村长的重要作用就显示出来了:就从我们家开始推吧,就先把我家的砍了吧!

接着是打造雾本民居特色,村居院落改造,村民更不愿意了,说什么的都有:“祖祖辈辈都这样住习惯了,没觉得那点不好;我家才建的新房,凭什么说改就要改……”没说的,村长我带头给自家的新房重新“穿衣戴帽”吧。

筹办“农家乐”的时候,作为村长的我还是看得到隐含着的商机,但我想把商机让给其他人。可村上、村委会、镇上的人来了一发又一发,左动员右动员,就是没有人愿意干。村里没人开过馆子啊,“开馆子,哪有那么容易啊,煮出来没人来吃,怎么办,谁承担?”在这怀疑、质疑声中,上级下了“命令”,你是村长,必须再带这个头干起来。

现在好了,雾本成了国家旅游扶贫村、云南省美丽乡村建设重点村,乡村旅游成效显现,鲁绍林接着介绍。同样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今天的雾本满目青山绿水,花果飘香,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共存共荣。过去,田里、地里种出点土特产,还得翻山越岭拿到外面去卖。现在只要有了产品,就有人来买了,特别是城里人时兴什么采摘亲子游,不管是李子啊、香橼啊、杨梅啊,冬桃啊等各种的时鲜水果,你只要在地边拿杆秤就行,还能卖个好价钱。一个桃花节,村民在家门前摆个小摊,也能赚6、7千元。就全村来讲,一年下来,旅游收入有五六十万元,果树的收入有500来万。与不搞旅游时比,各家收入翻了不止3、4番。以前村里那家收入个一两万,就高兴不赢,现在普遍也能收入5、6万元。鲁绍林的媳妇笑呵呵的插话:“我家四个人,农家乐收入10多万元,30多亩的冬桃、玫瑰李、杨梅等水果收入20多万元,人均年收入10多万元呢。”

鲁绍林的一番话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吃饭聊天居然变成了座谈。大理的一位朋友接话说,近年来,弥渡坚持“生态振兴、转型崛起”,把大力发展特色旅游业作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重要举措,坚持绿色发展理念,严守生态保护红线,通过发展“生态旅游”“生态花卉”“生态文化”,已经走出了一条相得益彰的发展道路。我说,国家对生态保护越来越重视,我们一方面要让雾本水更清、山更绿、天更蓝、景更美;另一方面要通过拓宽渠道,让富余劳动力直接参与旅游经营管理,从而有效拓宽群众增收渠道,让群众在收获旅游收益中重视保护好雾本“桃花源”游这块“金字招牌”。

大家聊得意犹未尽,错过了看雾波潭落日余辉美景的最佳时间。尽管如此,我们仍觉得不虚此行。回程的路上,我们一车人羡慕着雾本的村民,他们和绿水青山晨昏相伴,徜徉于绿林桃园,呼吸清新空气,享受着纯天然的美味佳肴。感叹着鲁绍林的担当和见地,以及生态保护、绿色发展理念的深入人心,仿佛也听到了雾本的发展足音。(余述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