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浏览文章

岩静水缓 山远凉意深

编辑时间: 2019年11月14日   来源: 鹤庆县纪委监委   点击:

十一月,于阴历,恰是十月。十月又叫露月,这名字,是真好,念着念着,就有了春水初生的意味。 节气这东西,是神奇而自然的,将将到了,就弄点颜色给尘世瞧瞧。冷空气飕飕而至,愈演愈烈;远处山顶的风雪也在摩拳擦掌,等待着一个更广阔的江湖。 

晴朗的上午,总会有一窗子的阳光铺洒。天空则蔚蓝如洗,偶有几丝云彩,也是难得一见的洁白,慵懒散漫的飘着,就像那瀑布跌落在岩石上似的,溅起了点点雪白的浪花。 下午,阳光渐渐褪去温度,风吹来,凉意一点点加重,四野里那颜色各异的花朵却被吹开了。漫天的花影与麦芒状的光线一起,散落在了寂静无边的坝子里,犹如诗经里的流水,从雾中慢慢显现。甜美的花的香气夹杂着阳光,像春天蜂箱里温暖甜蜜的旧事,香气远播,暖了又暖,畏寒之人便如上瘾般贪念上了那份柔情。 

 当寒意渐渐袭来,无端便开始想念旧日里那些爬满篱笆的藤蔓,那满山的树木岩石。绛红粉红的一大片、嫩白嫩黄的一小行,像是谁摆弄画板时失手打翻了的颜料盒。绿色是顽皮的种子,绿加点红等于黄,绿加点蓝等于青,绿加点红再加点蓝便等于白,就像是远处山顶的雪白,搽着柳色,搽着烟霜,无限风情。 哪怕是到了十一月,鹤庆这座小城绝大部分的日子都还是晴暖如春。在这样虚构的场景里,各种各样的花开得既振振有词又荒诞不经。 

印象中,小城一年四季都有花开。各式各样的花风雨兼程地开,忧愁满怀地开,点亮一盏又一盏地开……在这样如同梦境的景象里,开着开着,花儿们也许就真的忘记了时令,慢慢便改变了各自的属性。它们从一棵树、一朵花变成了绕指柔,枝枝蔓蔓,繁花似锦,便也按照自己的意愿睡在风里,任时光穿越一个又一个陈旧的春天。 

 天晴天雨,天白云暗,千重山万重路,不经意间,便恰好能看到一树一树的花,开在小城的某一个路口、某一个角落,开在那暖风渐起的正中央。 

 走在古老的街道,喜欢那些引人知返的事物,向晚的南风、道旁的花草、高旷的星空,以及那所有静默的存在,不紧不慢,不慌不乱,蓬勃生长。 

 透过那半开的老旧木门,映入眼帘的定是那院子里的披红戴绿。原来在时光的缝隙间,悄无声息地,也还藏匿着一个秋天。(赵双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