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浏览文章

只有“一个颗颗”的手机套

编辑时间: 2019年05月11日   来源: 鹤庆县纪委监委   点击:

妈妈今年94岁了。年轻时是个殷实人家的小家碧玉,家人对她珍爱至极,却也一丝不苟的要求恪守家教家规。妈妈从旧中国一路走来经过了土地改革、大锅饭、互助协作、文化大革命等。多年来经历了许多变数、历尽沧桑,但依然宠辱不惊、淡然处之。

那些年,受毛泽东主席“有人便有了世界”思想的影响,妈妈共生育了11个儿女。为11个儿女的衣食住行奔波操劳了一生,日子过得极为艰难。但妈妈总以“人前不露怯,远足不露财,生活要俭约”训戒我们,生活中常提醒我们不要轻易向别人兜售自己的苦难,要微笑着面对生活中各种不期而至的苦和乐。在那个饥荒的年代,妈妈依然包谷粥、野菜粑粑的变着样给我们弄吃的,生活艰苦却充满了乐趣。记忆中,妈妈总为我们衣服上不断出现的破洞愁肠百结,有时半夜醒了还看到妈妈在挑灯夜战,把不能再穿的衣裤一片一片拆下来,裁成圆形、椭圆形、五瓣花形补到我们衣裤的新窟窿上去。

改革开放后生活逐渐富裕,妈妈不用为儿女的衣食问题操心了,但已不再年轻。家里盖了新楼,装了电话,妈妈格外的幸福和满足,每天喜滋滋乐呵呵的,逢人便说孩子们总算拉扯大了,吃穿不愁,别无所求了。

2003年爸爸不幸辞世,伉俪情深的妈妈肝肠寸断。整个人像突然失去了骨架,无所适从。我把妈妈接到城里来,她始终住不惯,每次接来总是要嚷嚷着要回老家。其实她是老想着女儿嫁了就是别家的人,她也放不下我们家那小十一弟,要守着才踏实。为方便问候妈妈,我把电话装到了她的床头,隔三差五的给她打个电话问好,每周回家探视一两次,日子也就这么平静的过来了。妈妈非常看重我们那个问候的电话,但凡她出门散步或是到邻居家坐坐聊会天,回来时候总担心错过了我们的电话,都要让孙儿打电话问我们是不是打了电话回去。虽然我多次告诉妈妈接不到电话也没关系的,我们给她的电话都不会有什么急事,一般都是问候的,漏接几次也无妨,但妈妈总为接不到我们的电话而遗憾万分。

一天,我和妈妈坐在院子里剥豆子,妈妈突然跟我说“要是你爸还在该多好,你爸识字,我们就可以用手机,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能听着电话,这样一个电话也不会错过。”说着就回忆起了那些艰难岁月,恨自己不识字。第二天,我就给妈妈买了个老年手机,回去教她按下绿键就可以接听了,培训了几次妈妈总算会接了。从那时候起妈妈在外边接到电话的时候总是特别开心,可妈妈毕竟年纪大了,接听电话还是遇到不少问题。早年,妈妈曾患过半瘫,治好后手总有点抖,在衣袋里拿手机时,越着急就越掏不出手机,有时掏出来又掉在地上,我给妈妈换了几个防滑的手机套也于事无补。有时按错键,恰好按了红键拒接,又着急的让孙女往回打。一次我打电话,妈妈“拒接”后,我再拨过去,她接起来便发出感慨:“其实老人的手机只要有一个颗颗(一个按键)就行了,那么多颗颗(按键),总忘了要按哪颗(按键)”。 

“老人的手机有一个颗颗就行”这话让我伤神了好久。终于想出了办法,我用洁白的丝线给妈妈编织了一个雪白的镂空的手机套,并编了一条挂带,在接听键的对应位置上绣了一朵小红花,手机挂带系在妈妈穿的领褂的扣子上,不仅拿手机时不会掉地上,也不用把手机从手机套里取出来,直接按那朵小红花就可以接听了。妈妈高兴得像个快乐的孩子,反复说“这下方便了,手机响按小红花就可以接了,再也不会错了”。(段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