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浏览文章

我看改革开放40年

编辑时间: 2018年12月02日   来源: 祥云县纪委监委

一纸素笺,一笔凝香,穿越悠悠岁月,在时光的长河中沉淀。1978年,当改革开放的号角在神州大地吹响的时候,我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小婴儿。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改革开放已经经历了40年,而我也步入了不惑之年,回想四十年的过往,总有几多感慨涌上心头。这40年中,我们伟大的祖国在党的领导和全体人民的努力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些变化也已经深深融入了我们的生活。 

作为一名七零后,说到改革开放对我们最明显的影响莫过于对我们生活“衣食住行”的种种影响了。现在提到“三大件”可能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谈论的是什么,但在我们国家还未进行改革开放的时期,“三大件”可是我们爸爸妈妈那代人不可或缺或者说格外珍贵的一份礼物。想起我的妈妈对我说起她们那时的“三大件”,其实就是双方结婚的定情信物。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的国家百废待兴,“三大件”就是“手表、自行车、收音机”,现在的年轻人一定无法想象结婚的定情信物居然只是这么简单便宜的几样小工业制品。但在那个还未经历过改革开放的年代来看这几种物品,都是很“金贵奢侈”的物件。甚至,在当时也并非所有家庭都能够轻易消费得起的。时间跨越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进行到热火朝天的年代,所谓“三大件”也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变成了我们这代人哥哥姐姐结婚必备的“冰箱、彩电、洗衣机”。改革开放影响我们父母那一代的不只是生活层面的变化,更多的是一种文化层面的内容,那一代人热衷于看电影,那时那是一种时髦。热衷于迪斯科,这种音乐形式对于他们是一种潮流。我有一个堂哥,每天下午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提着录音机,穿着当时流行的大喇叭裤急匆匆的跑出去约朋友跳舞,任凭我姑妈在那骂他是“二流子”不学好,有本事出去了就不要回来之类的威胁对他根本无济于事。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文化创新也从未止步。如今,当年时兴的“三大件”也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现代的消费价值观,那些早些年的“三大件”到了现在,也几乎成为普通家庭的标配,同时因为改革开放的力量,“三大件”从最开始的“洋车洋表”变成了我们身边物美价廉,质量可靠的中国制造!

那时的农村,生活十分艰苦,没有天然气,没有自来水,没有交通工具,没有电视、电话。那时的人们还生活在贫困线上,每个人衣服的颜色、式样几乎都是中山装和蓝、灰、黑色,女人们很少穿裙子,即使有着裙装的,也都是些布料做的格子的或花色的裙子,除非在大城市里,可以见到旗袍或其他高档面料的裙子。在哪个贫瘠的年代里,做衣服要拿着布票去买布,虽然布很便宜,但老百姓普遍生活拮据,一般都在过年前才去买些布料给孩子做新衣裳。我童年和少年时期的衣裤和鞋子,几乎全都是依靠母亲的双手做成的,在那个年代里,有一个流行词叫做:“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在平常人家,一件衣服要轮流让几个孩子去穿,到了最后就是补丁摞补丁了。身上的衣服常常是紧绷的,那是为了节省布料,在做衣服时严格按照量衣的尺寸进行裁剪和缝制的。可想而知其生活的艰难;加上处于计划经济时代,大部分紧俏商品都需要凭票供应,什么粮票、布票、肉标、副食票,就连买个自行车也要凭票。

在我的眼里,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春天,与如今的春天没有什么不同,所不同的是环境和人们的生产生活条件。我觉得变化最大的是路和交通工具,我所生活的祥云县米甸镇,除了有一条公路以外,其它皆是土路,虽然经过人工修筑笔直而平坦,但是土层路面,晴天一路灰尘还好说,雨天泥泞不堪难以忍受,而我们小时候穿的都是妈妈给我们做的布鞋,我直到现在都无法忘记冬天下雨时穿着湿透的鞋子在教室里听课的情景,冻得脚趾头感觉都快要掉了。说到路,还有一点要说的就是桥,米甸镇境内当时大小石桥有上百座之多,一座座石桥,不仅点缀着山沟沟里蜿蜒如蛇般的路,更缩短了人们的出行路径,拉近了人们的生活距离。生活在米甸农村的人们,无论播种锄地,还是收割背驮,或是赶集加工粮食,每次跨过沟道上的小河,人们都会捡拾一些石块垫在河面上,以供踩着过河,这些被大家称作“列石”的石头最初是以桥的意义存在的。但到了雨季,一旦下一场较大的雨,涨高的河水就会将列石冲走。没有了列石,人们只得蹚水过河,等到河水流量减小的时候再重新支起列石。当然也有聪明的人们为了过河方便就砍一棵大树,在河道两侧垒起石头,将木椽一边砍平整搭在河道上,作为简易的独木桥供人们通过,木椽横搭的简易桥相对于列石要稳定许多,在当时也给人们提供了很大的方便。但这对我来说却是充满恐惧、胆颤心惊的记忆。在我刚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家有一块种洋芋的山地,这块地在米甸镇的塔坡山上,与我们住的米甸村中间隔着米宾大沟,米宾大沟当时是用来泻洪的,大沟的终点是宾川县的海稍水库。我小时候总觉得那条沟很深很宽,在我眼里根本就不是沟,就是一条大河,每年收洋芋踩着搭在上边的大树过河时,我的内心都是崩溃的,看着下边翻滚的洪水,本来就胆颤心惊,还要背着满满一篮洋芋走过去,每过一次内心都无比挣扎……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四十年艰辛奋斗,四十年沧桑巨变!40年历史变迁如洪流滚滚而过,我们的家庭、婚姻、事业、生活裹挟其中,或主动或被动地发生了深度变化。祥云县委、县政府把脱贫攻坚作为最大的政治任务和民生工程,聚全民之智探索祥云模式,举全县之力决战脱贫攻坚。而我也有幸成为这场战役的一员,2017年6月,我刚刚调到党史系统三个月,作为挂包单位带队领导下派到祥城镇灰窑村,特别是任第一书记兼工作队长以来,我认为我赶上了脱贫攻坚这场战役,决心通过自己的努力、用行动去改变灰窑村贫穷落后的面貌,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灰窑村是国务院标注的祥云县64个贫困村之一,受地理位置和历史发展因素制约,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滞后,通过不懈努力,这一年,我们改善了基础设施、提升了人居环境,我们让民生得到了最大的保障。2018年7月,灰窑村在贫困县退出考核时被国务院第三方抽中,以优异的成绩为脱贫攻坚战役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与此同时,我的丈夫在这场战役中去了我心心念念的老家米甸镇任镇长,得益于脱贫攻坚工作的开展,米宾大沟上片早已全部退耕还林,成为了米甸镇的塔山风景区,米宾大沟已经废弃,结束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沟堤也一改往日的旧况,3米宽的混凝土路从塔山风景区直通小松坡,如今在这条路上呈现的不再是为了温饱而人背马驮的场景,而是欣赏大自然的享受。

四十年间“路”的变化是天翻地覆的,这归功于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让饱受磨难的中国人民站了起来,归功于改革开放之路英明正确,让国家强起来、人民富起来。2018年7月,我们祥云县也通了高铁,在家门口就可以坐上动车出行了,实现了早上昆明爬西山,中午到大理赏洱海的美好愿望。伴随着高铁技术的进一步发展,高速铁路已经成为中国制造的名片和中国制造全球化的抓手,中国的高铁大国地位无可置疑。目前,高铁已经成为“走出去”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及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助力,在我国对外展现科技发展水平、提高国际地位及提升人民对于国家的自豪感方面均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在这40年中,党和国家在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带动社会整体经济发展的同时重点关注人民的获得感,多方面、多角度为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而奋进。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40年,是我们党团结和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同心同德、锐意进取,进行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历史性创造性活动的40年;是给中国带来历史性巨变、令世界为之惊叹的40年;是中华民族大踏步赶上时代前进潮流、迎来民族复兴光明前景的40年。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中国人民实现了由贫穷到温饱,再到整体小康的跨越式转变,综合国力进一步提高,民生得到显著改善,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社会整体文明程度大幅度提升;融入了世界主流文明,锁定了中国的发展道路。

40年的实践雄辩地证明,改革开放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改革开放符合党心民心、顺应时代潮流,方向和道路是完全正确的,成效和功绩不容否定,停顿和倒退没有出路。这是党和人民从历史和现实中得出的不可动摇的结论。(李丽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