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浏览文章

【我的家风家教故事】耕读传家

编辑时间: 2018年11月29日   来源: 弥渡县纪委监委

家风是一个家庭或家族在世代传承中形成的一种较为稳定的道德规范、传统习惯、为人之道、生活作风和生活方式的总和。良好的家风家教是立家之本。诸葛亮《诫子书》《傅雷家书》在民间广为流传,闪烁着良好家风的思想光芒。著名的“孟母三迁”“岳母刺字” 的故事,同样展现着良好的家风。良好的家风在人的成长过程中起着关键的作用,是终身的财富。

我出生在瓦布渡,那是藏在牛街哀牢彝乡大山深处的一个小村庄。整个村子不过50户人家,都为白姓。虽地处边远,属贫困山区,却人才辈出,被誉为“文墨之地”,“秀才之乡”。这里的人们勤劳节俭,善良淳朴,尤其尊师重教,耕读传家的家风源远流长。

在我的记忆中,父辈们虽多为农民,整日在贫瘠的土地上耕作,却有好多人写得一手好字,出口便能成章。他们以懂知识为荣,以做人质朴谦逊为荣。父辈中有好几个是当老师的,并教过我。还有一些人,靠读书走出了大山,走上了各种工作岗位,实现了自我人生价值。

80年代,我出生的时候。我们的小山村,乡亲们才刚刚解决了温饱。我,姐姐,年迈的爷爷,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叔叔,一个家一穷二白,生活的重担山一般的压在父母肩头。他们每天早出晚归,在贫瘠的土地上精耕细作。尽管如此,一家人也只能以吃玉米面为主,极少吃肉。

尽管如此,父母从不落下对我们的教育。“见到认识的人要叫一声”“走路遇人要先让”“砸锅卖铁,我也要把你们送出大山去”……父亲的声声叮嘱至今在我耳畔回荡。偶有闲暇,父亲常读书看报,对我有很深的影响。有一次,父亲将我带到楼上供奉祖宗牌位的家坛前,指着当中一个领牌,教我读上面的字:“天地君亲师位 ”告诉我,老师是天地,父母之外最亲最重要的人,必须尊敬。那严肃的神情,深沉的目光,一直在我记忆深处。我在村里的小学校旁,玩的时候经常看到大人们把青菜、鸡蛋送给老师去,经常为他找柴,打水。后来我读书了,便专心跟老师学习,从未跟老师顶过嘴。

父亲年轻时教过几年书,命运多舛,最终回了家;妈妈不识几个字。然而你们都懂得知识的重要。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在田间地头学会了爸爸教的一些简单的汉字。他们潜移默化地教给我们勤奋做事,踏实做人的朴素道理。这些,恰恰是我受用一生的财富。他们的勤劳持家,使家里的生活也慢慢有了起色。

我在父亲潜移默化的教育下,爱上了学习和看书。我在读小学的时候,就常常把书包背到放牛山上,在看顾牛羊的间隙,抓紧时间做作业和看书。左邻右舍,大伯大爷家,没有好的家具,却每家都会有那么几本连环画,故事书。我常常跑到他们家借来读。《360个民间故事》《哪吒》《铁道游击队》……我如饥似渴地翻读着。书籍带给了我太多益处!当然,这是我在多年以后才明白的。

我在完小读书时,校长是村子里的一位大伯,语文老师是我二叔,我成绩还算可以,他们便给了我很多鼓励,增强了我学习的信心。家族中有位大哥,是牛街乡的第一个大学生,在弥渡一中教书。他成了我的偶像。我那时已暗暗立下志向,要靠读好书走出大山去!

最难忘记那个雨季,我考上了师范学校。全家人欢喜得睡不着!然而,欢喜之余,昂贵的学费又使父母发愁。他们们拿出了所有积蓄,仍然差很多,于是不得不四处借债。雨季,正是家乡的野生菌遍地生长的季节,采来可以换取微薄的收入。那个雨季,除了晚上睡觉的时间,父母几乎都在山林中穿梭奔走。多少次,大雨将衣服全部淋湿淋透,鞋子磨破了,衣服被灌木勾刺勾坏了,还不舍得回家休息。

有天早上鸡还没叫,父母便出去了。但到中午12点都还没回来吃午饭。大雨如注,一直不停。我担心极了,留好的午饭热了又热。一直到1点多他们才回来。当时我见爸妈衣服上淋淋漓漓全是水,嘴唇因为疲惫和寒冷的煎熬而没有一丝血色。***头发都散开了,爸爸脚上不知被什么刺勾到了,鲜血还在流。我吓坏了,忙上前去看爸爸的脚。妈妈忙说:“别担心,我们采到了好多菌子,你的学费已经差不多了”。爸爸也是一脸欣慰的笑。我转过头去,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

我到师范学校报到前的一个晚上,我家屋里围满了人。乡亲们你10元,我20地给我送钱来。村里一位教书刚退休了的大爷,特地在我家门前放了一串鞭炮庆祝,并把100元钱塞到我手中,殷切地嘱咐我好好学习。父母不愿收大家的钱,结果大家着恼了,方才收下。等人散尽了我数一数,一共有500多呢!在那个生活拮据的年代,已够我三个月的生活费了。我心中感动,泪水湿润了眼眶。乡亲们这么做,既是帮助和鼓励我,也是他们重视教育,重视人才,在我身上寄托着深深的希望啊!

如今,我已经是一名教师。舌耕讲台十多年,我一直不敢忘记身上的重任。住进钢筋混泥土的城市后,我几次想接父亲出来一起生活,父亲不愿拖累我,仍然在老家一个人耕作着那几亩薄地,自力更生。但他时不时给我打电话,总要问起我的教学情况,叮嘱我勤勉工作,不能辜负了社会的期望。

现在,我离小山村是越来越远了。而家族的家风家训却深深种进了我的血脉。如今,教育女儿,我亦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每次回乡,见到勤劳善良的父老乡亲,还是那么亲切。看到他们仍旧在耕读传家,又由衷地欣慰。我们的小山村,已经有更多的人靠读书走了出来。从我出生到现在,搬出来的就有10多户了。而更多的孩子,还在认真地读着书。 (白成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