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纪检人镜头·手记 >> 纪检人·手记 >> 浏览文章

【纪检人·手记】 汩汩甘泉润民生

编辑时间: 2019年12月02日   来源: 鹤庆县纪委监委   点击:

隶属鹤庆县六合彝族乡河东村委会河西片区的三戈庄和应星度两个自然村,位于大黑山南麓,漾弓河的西北岸。

这里的彝族支系白依人在130年前打猎、游牧,到此定居。

100多年来,这两个村子虽然面朝漾弓河,但却望水兴叹,发展受制于水资源的极度匮乏,喝“牛滚塘水”“小水窖水”、找水、背水、运水……因水而贫。

如今,在脱贫攻坚战的声声号角中,一条“银龙”横卧于石宝山与大黑山之间,汩汩甘泉沿着新架设的镀锌钢管,流进三戈庄和应星度自然村,滋润着干渴的村庄和大地。

缺水之痛

三戈庄和应星度两自然村,虽居住在同一座山坡,但山高坡陡,居住分散,海拔落差在800米以上,水资源的匮乏成了制约这两个村发展的“硬伤”。有近300亩的耕地因缺水,均为靠天吃饭的“雷响地”,有近千亩天然牧场,也因缺水,畜牧业的发展规模一直在低层次徘徊。

淳朴的村民就这样守着青山受穷。

三戈庄自然村年近古稀的白依老人子学东告诉我们:“从我记事起,村子就缺水,村子底部那眼筷子大小的泉水就成了全村人的生命之源,蓄上一天一夜能打40挑水,为了维持大家生活,每天派两个人轮流值班守水,按人分配,三天轮一次,每人每次只能分到一小盆。”

子学东提到的水源点一到旱季就干涸了。为了蓄水,村民就自发组织挖水塘,靠雨季把水蓄积起来,到了旱季人畜共饮一池水。三戈庄、应星度喝“牛滚塘水”就这样传开了。

河东村委会主任字宇堂家住应星度自然村,据他介绍,因为缺水,西片区这两个自然村,村里姑娘都纷纷嫁往外村外地;为了逃离贫穷,村里一些男青年也都先后出外打工,有的直接在外村当了上门女婿。在这里,光棍现象比其他村寨严重。

2008年随着金中公路的开通和进村道路的修建,三戈庄自然村的字和伟购买了村里的第一辆后驱动拖拉机,他也就成了这两个村的运水员:到距离10公里外的磨光村运水,一车3立方的水需要120多元。办一场红白客事就需要500至600元的拉水费,盖三间砖瓦结构的房子需要2500至3000元的水费。据字和伟估算,从2008年至2015年间,村民们拉水的费用不会低于50万元。为此,村民们平常用的洗脸洗脚水都还要搜集起来喂牛喂猪二次利用,连洗衣服都舍不得用,洗澡就基本没有敢奢望了。

2015年扶贫工作队在村里调查扶持项目时,多数村民提出,给他们扶持养殖业,他们宁可要养山羊而不要扶持牛,舍大取小为哪桩?因为家里有限的水窖水只够人喝,没有足够的水喂养牛,相比之下,养殖山羊所消耗的水远比养牛的少得多。因为缺水,一些养殖规模稍大的村民只好跟着水源,赶着牛羊进大黑山搭窝棚,过“游牧”生活。因为缺水,种一坡,收一箩,三戈庄和应星度成了名副其实的贫困村。

伴随着工作队的深入调查,缺水带来的隐患远比他们想象中的严重:两个村过去10年的平均寿命比同为白依人的四个村委会要低3.42个百分点,两个村有疾病和残疾的村民多达50多人,而请卫生、环保、水利等部门对当地的蓄水池进行化验,大家心里的疑问才有了答案:村里大多疾病,怪病,都是由脏、乱、差的环境卫生状况引起的,最致命的是人畜饮水不分离,污水粪便渗入“牛滚塘”,久而久之成了病菌繁殖的温床,侵蚀着村民的健康。

工作队按卫生部门提出的方案,向群众宣传普及卫生知识,带领群众清理垃圾、清洗水窖,消毒水窖。但都不能不从根本上解决饮水安全问题。

缺水,成了村民心中难以言说的痛。 

引水之艰

其实,村民们寻找水源的步伐一刻都未停止。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村民曾用五年时间修通了倒流箐山场至三戈庄的水渠,但因源头水小,沟线又长达10多公里,蒸发和渗漏严重,时断时续地用了4年多泥沙俱下的浑水,后因包产到户,无力维护的沟渠被雨水冲刷而淹没、坍塌,成了报废工程。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工作队动员、组织河东村东片区的劳动力从六合搬运水泥,帮助三戈庄修建小水窖。村民逐步饮用水窖水,至2015年两个自然村共有小水窖286 件,靠雨季积蓄起来的水窖水,数量有限,加之死水一塘,水质极差。

当时光的指针转到2014年,这个年头旱得大地都要冒烟。干渴的三戈庄村民组建了一支寻水队伍,地毯式地搜索、寻找可能存在的水源。当听说5公里外的大黑山中有两个溶洞底下有条暗河,寻水队立下“军令状”,带着定滑轮、救生绳、探照灯、电筒,规定好信记号,下到几十丈的洞底,对这两个溶洞一探究竟,结果无功而返。

……

“县上派出的工作队来了,听说要接水了”。2015年,以县纪委牵头派驻的工作队走村串寨访贫问苦,听民声、查民情。近乎绝望的村民把最后的一线希望寄托在脱贫攻坚驻村工作队身上。

这一次,驻村工作队和村干部要用实际行动回报村民的期盼,一场寻找水源的攻坚战在三戈庄和应星度周边方圆10多公里的地界拉开了帷幕。

在半年的时间里,扶贫工作队和村干部、村民小组长先后8次深入大黑山和石宝山寻找水源,两次修改引水方案,并多次与金墩乡和磨光村委会沟通协调。在磨光村干部群众的理解和支持下,最终敲定了从石宝山腰取水,把水源点原来没有利用的几股水汇合,将原来磨光村的水井、南山、北山三个自然村的自来水管升级改造,再延伸到三戈庄和应星度。这样一来,5个自然村180多户共引一股水,共同分摊水源保护、管道维护费用,一并解决饮水问题,资源共享,互助双赢。

水源找到了,接下来要解决的是如何把水引到村里。工作队和村两委立即将情况向县纪委作了汇报。7月25日,一份《六合彝族乡河东村委会关于河西片区两个自然村从大黑山管引自来水的调查报告》送到了县纪委领导的案头。这两个村的缺水状况让县纪委领导愁眉不展,县纪委联系相关部门开碰头会,测水源、查水质、勘路线、定方案,并协调民建大理州委、鹤庆县纪委、县教育局、县医院、燕子崖提水工程建管局、六合乡党委政府筹集管引工程所需的74万元经费。

“动工了,政府要给我们接自来水了!”村民们奔走相告。山高、路远、林密,整个工程需要建设取水泉室一个,供水点调节池4个,施工条件差、难度大,但许多村民自发组织投工投劳二次搬运水管、沙子、水泥、公分石等材料。2017年5月26日,总里程20公里,设计引水流量取值3.6方/时(86方/天)的自来水管从石宝山深处引到了村里。

水啊!清澈的泉水喷涌而出!

干涸已久的村庄顿时滋润起来。

至此,困扰三戈庄和应星度100多年的缺水难题得到彻底解决,119户 446人有了安全的饮用水。 

有水之乐

有水的日子欢乐多。饮用清洁安全的水,改变当地群众的生活条件和卫生习惯,提高群众的健康水平,改变精神面貌。

“太舒服了!”今年通水后,66岁的子学东老人生平第一次洗了一回热水澡。想到那些从呱呱坠地到驾鹤西去、一生都未曾洗过一次热水澡的祖辈,他发自肺腑地说:“共产党就是最好的菩萨,只有党和政府才能引来甘甜的清泉。”

畜牧业是三戈庄和应星度两个自然村的支柱产业,由于缺水,无法扩大养殖规模,严重制约着两个村的经济发展。如今管引自来水工程实施后,解决了483头大牲畜、2525只羊、1500头生猪的饮水问题,通过到户扶贫项目的实施,还可以增加大、小牲畜的养殖规模,直接增加了当地群众脱贫致富“造血”功能。

放眼眺望,沉沉叠叠的梯田里,绿油油的小麦长势喜人,预示着丰收在望。

之前,水资源匮乏,不但使村民吃水困难,也导致村庄粮食匮乏。两个村有300亩耕地,缺乏水源灌溉,播种以后浇灌纯靠下雨,收成也是少的可怜,亩产量只有其他村庄的四分之一,根本无法实现自给自足。如今通水了,两个自然村原建的生活水窖,可以转变为农业生产水窖,提供保苗用水,可提早节令种植农作物,保进农业内部结构的调整,提高粮食产量。

在应星度自然村,我们信步走进了村民字韩新家,只见砖瓦结构的四合院,打整得井井有条,房屋装潢都用上了吊顶、节能灯,可以与城里小区房媲美。卫生间上的太阳能热水器,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银色的光芒。转到养殖区满圈的牛、羊让我们惊叹不已:15头牛、80只羊,20头猪、97只鸡……足见经济条件的殷实。字韩新告诉我们,之前要天天拉水伺候这些家畜家禽,不仅天天忙忙碌碌,累得疲沓嘴歪,还得增加一大笔养殖成本。如今,水龙头一扭就解决问题,既方便、又经济实惠。同行的村小组长字伟条告诉在一旁插话说:“通水就是应星度最大的民生工程,除了发展壮大养殖业外,今年我们还因地制宜地发展了37亩蚕桑,投产后又可为村民创收20万元以上。”

80后的子卡伟是三戈庄村的村民小组长,因缺水,他也和许多年轻人一样走南闯北,四处打工,甚至萌生过带着家人举家搬迁的念头。如今,子卡伟告选择坚守家乡,要带领乡亲把家乡建成环境优美、瓜果遍地、牛羊成群的“花果山”。“我家养了40多窝蜜蜂,仅这份甜蜜产业一年净收入可稳定在2万元左右;10多头牛,产值不下10万;花椒也能增加2至3万元……”他板着指头给我们细算账,越算心里越亮堂。

村民们都像字韩新、子卡伟一样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一股清泉就这样激活了一个村庄。(杨自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