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纪检人镜头·手记 >> 纪检人·手记 >> 浏览文章

【纪检人·手记】希望之路

编辑时间: 2019年09月28日   来源: 弥渡县纪委监委   点击:

       我的扶贫亲家是地处哀牢山区滇西弥渡县牛街彝族乡的一个小山村,这个周末,是我县的扶贫奉献日,我和同事踏上了扶贫之路。

在闲聊中,同事感叹说:这两年去牛街的路比以前好走了,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我随口答应了一句:是啊!其实我对牛街非常熟悉,牛街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去牛街那是30年前的事情。

我是上个世纪80年代参加教育工作的。记得去报到那天,我们一起分到牛街的几个老师提前一星期就买了班车票,因为班车一星期才进去一次。路是土路,凹凸不平,狭窄悠长,路途遥远,安全隐患多,让人提心吊胆。车子在哀牢山中行走,远远望去就像一只苍蝇在游动。当地的老百姓告诉我,从弥城到牛街要经过九九八十一弯,他数过,不多不少。在车里,40人有座位,站着的也不低于40人,要坐一天,一趟下来,整个人出了眼睛还有点亮光,满身都是灰。有座位的人辛苦,没有座位的人更辛苦。

去牛街要经过礼社江(红河的上游),礼社江把山区和坝区分割成两个世界。1986年弥渡发生百年不遇的洪水,把礼社江上连接牛街的唯一桥梁龙树大桥冲毁,县里只好架设了铁索桥,来往牛街的车辆只能在河的两边,其实当时的牛街,唯一的车辆就是中学有一辆拉菜的手扶拖拉机。后来,建了一座简易桥,只能两头坐车。一到发洪水,桥自然冲垮,路经常塌方,跑牛街的驾驶员都自备修路工具。直到90年代初,才建成了一座新的龙树大桥,再次连接山外的世界,让生命通道畅通。有一次,一位教师的一个才两岁的小女儿因为得了急病,送到乡医院,让转院到县医院,由于没有车,在乡政府停车场耽误了三个多小时,幸好税务局的一张双排座货车下乡,知道情况后,调转车头,才把这个孩子送到县医院,由于耽误时间久,落下了终身残疾。车子过龙树大桥时我又看见,为了缓解交通压力,又在龙树大桥下方300处,新建一座崭新的桥梁。

在山区工作过的人都有这样的共识,人在牛街就不想出去,出去就不想回牛街,都是因为行路难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鲁迅先生这句话,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一句哲理名言,但是,让经历过土路、炭渣路、砂石路、柏油马路、水泥路的我们6070后来说,这个字眼,却是我心中无法抹去的烙印。若要富,先修路,一个不争的事实。自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以来,牛街人民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历经艰险、排除万难,公路不断的扩宽,如今全部变成了柏油马路,甚至通到到每一个村委会,这是我们这一代人做梦也想不到的事。

想想八十年代山区,物资短缺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和同宿舍的一位姓周的老师打着手电筒到供销社敲开门买回了两包杂糖,在灰暗的煤油灯下边吃边聊天。第二天早上,吃剩的杂糖里,爬出了一些小虫子。我们没有理会这些小动物,因为正好给我们补充营养,只是互相看着对方笑,原来是在煤油灯下熬夜,我们鼻孔下面都长出了小胡子,就像电影里狼狈的日本兵

路通畅了,人的心也通畅了。过去山区人民一直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小农意识比较浓。现在思想活跃了,做货运的、做买卖的、大车小车随处可见,人背马托的历史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有的时候,我挺怀念温暖的马帮,教师的工作调动,都是村里的马帮帮教师搬家,驮东西的。

说起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巨变,每个人、每个家庭都有说不完的故事。交通事业的飞速发展有目共睹,高速公路通到家门口,火车站、高铁站、飞机场随处可见。20多年前我去昆明读函授从县城去省城要一天一夜,如今做高铁只是两个钟头。我的第二故乡牛街天路的畅通,这只是我们伟大祖国变化中一个微不足道的缩影。从金鸡牌自行车到铃木摩托车,从坐大班车到小客车,从吉普车到小轿车,每一次变化都让我感动。

我们所结对扶贫的牛街彝族乡马安村,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的有序推进,村里全都是水泥路,水泥房子在不知不觉中一幢幢拔地而起。中国的农村正在改天换地,车子开到自己家已经不是梦想。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两个一百年中国梦不在遥远。即使是彝族山区也是快马加鞭,一天一变,脱胎换骨,追梦超越。天堑变通途,这就是一条中国农村的希望之路。(皋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