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纪检人镜头·手记 >> 纪检人·手记 >> 浏览文章

【纪检人·手记】寻找“乌里可包”

编辑时间: 2019年06月08日   来源: 弥渡县纪委监委   点击:

阳春三月,百花盛开。二宜村美,近的核桃花、迎春花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野花竞相开放,远处的映山红染红了半个天。村里流水潺潺,云雾缭绕。

车子驶进滇西弥渡牛街彝族乡境内,苍莽的哀牢山,绵绵几千里。生活在这里的彝族同胞,用不同的独特方式庆祝丰收,迎接春天的到来。才进二宜山门,蓝天白云,人工搭的牌坊引人瞩目,上面写着“欢迎你到彝乡”几个大字。门的两旁早有彝族阿妹端着大碗酒迎接。“远方的贵宾啊,二宜布谷声声叫,春天早早来到,请喝下这碗深情的酒,你就是我们一生的朋友,来了不喝酒,来了做什么?哪里有酒哪里醉,哪里有铺哪里睡”。

走在二宜村的小到上,青砖白墙。墙上有本村特色的打歌、祭祀、脱贫攻坚、美丽乡村建设的图片。特别是村规民约、孝老敬亲的画面很多,几乎遍及村里大大小小的外墙,成为了村里一道靓丽的风景。

今天是“鸹鸪节”,路上遇到的行人都穿着民族服装。“鸹鸪”是当地的一种鸟,就是布谷鸟,也叫杜鹃鸟。各地彝族都有不同的崇拜和图腾,有崇拜龙的,有崇拜虎的,也有崇拜树的。我第一次听说崇拜鸟的。于是,我走访了几位彝族老人,了解其中蕴藏的玄机。过去人们不分四季,在根据动物植物和气候的变化来进行农业耕作,单听到“布谷布谷、布谷布谷”的叫声时,人们开始春耕生产。人们为了感谢“鸹鸪”鸟的提醒,逐步形成习俗,世代流传。

二宜可坝村地处云南的“三州四县”的交界,原来叫“乌里可包”。“乌里”是彝语布谷鸟的意思,在当地也叫“鸹鸪鸟”, “可包”为多,意为布谷鸟多。当年“乌里可包”村有一对夫妇,辛辛苦苦养育了五男二女。在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里,这样的家庭是理想幸福的家庭。可是好景不长,丈夫有一天上山打猎,被野兽咬死了。从此,所有的家庭重担就落在这个妇人身上,她含辛茹苦地把儿女养大成人,转眼自己也到了六旬老妇人。后来老妇人得了一种怪病,一病就卧床不起,儿女们都很孝顺,一年四季轮流照顾老妇人,有时连庄稼都顾不上按节令耕种了,耽误了很多农活。但是儿女们都无怨无悔,尽心尽力地照顾老妇人。可是,天不遂人愿,老妇人最终还是归天了,留下兄妹七人。兄妹七人含着悲痛,安葬了母亲。

就在母亲去世后三个月,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大哥和小妹相继染疾,没过几天,就都跟着母亲去了天堂。在一年的时间里,三个最亲的人离开了人世间,这是多么痛苦和悲伤的事情!留下的五个兄妹伤心欲绝,哭得死去活来,庄稼地里长满了野草,也没有心情去打理。母亲在天国里,看到儿女们的伤心,于是就托梦给他们,她会化作鸹鸪鸟,小妹化作背背笼,大哥化作阿务鸟,不同的时令会在村子的后山上叫唤,提醒活着的兄妹该做什么。如今的二宜可坝村还保留着与这个神话故事有关的民歌:“惊蛰春风两开泰,鸹鸪叫你快育秧。”“清明谷雨烧香火,背笼叫你收豆麦。”“立夏小满遍地金,阿务叫你栽种了。”

为了感激先人的提醒,后来村里的人们就到神鸟叫唤的地方,来祭拜他们。由于鸹鸪鸟是母亲的化身,母亲是最伟大的,后来祭祀仪式上,就逐渐演变为对鸹鸪塑像的祭奠,本质上也代表着所有去世的先人,包含着阿务和背背笼。就这样,每年仲春时节的二月初七祭祀鸹鸪的仪式,一代一代流传至今。

节日当天,有一个重要的活动是祭鸹鸪。祭祀活动由村里的毕摩主持,祭祀献物是一只大羯羊,羊杀死后供奉在祭台上,呈跪匐状。感谢鸹鸪神护佑二尼可坝村一年来无灾无难,祈求保佑来年清吉平安、六畜兴旺、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然后,毕摩用松枝打卦占卜确认下一年的“鸹鸪头” ,选好来年的“鸹鸪”头后,毕摩用准备好的锅灰将上一年和来年的“鸹鸪”头满脸涂黑。这时,整个山头鞭炮声、鼓乐声、欢呼声连成一片。

祭祀完毕后,全体村民开始打歌。来自楚雄、普洱、大理彝族阿表妹们身系银制桂花、绣花围腰,包头上插着弹动摇晃的花枝,胸前挂着银链三须。彝族阿老表们身着羊皮褂,头缠白毛巾。男女老少齐狂欢,弹起土三弦,跳起三跺脚。打歌场上无大小(不分辈分),无论是父子母女,叔伯妯娌,兄弟姐妹,这里一场,那里一伙,东边一堆,西边一团,大家随着有节奏的笙、笛声,尽情地唱呀,跳呀,边舞边歌,此起彼落。 “一碗豆腐两块肉(ru),打歌打到太阳出,阿苏啧尼哟勒!”打歌狂欢要到第二天天亮。

千百年来,悠久的历史和璀璨的文化,给二宜这个美丽的小山村留下了丰富的传统文化和独具特色的习俗。新中国成立70年来,彝山的路通了,山更绿了,水更清了。新时代的到来,感叹太多的是岁月的流逝,不变的是二宜的人们那颗感恩的心和那丝浓浓的乡愁。

太阳落山了,我看见一群鸟“布谷、布谷”的叫,在二宜村上空盘旋,一会儿滑翔,一会儿俯冲,“布谷、布谷”的声音越来越小。放眼东方,一轮明月挂在天上,我看到的仿佛不是月亮,一群鸟儿冲向了初升的太阳。(皋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