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工作之窗 >> 以案示警 >> 浏览文章

那个月的低保金去哪里了

编辑时间: 2019年10月31日   来源: 剑川县纪委监委   点击:

“杨万全被处理了,真是大快人心,把低保户的‘保命钱’当成自己的‘私房钱’,查他一点都不冤枉。”一时间,剑川县马登镇后甸村村民议论纷纷。

事情还要从一封举报信说起。

2018年11月13日,大理州委第三巡察组到剑川县羊岑乡开展工作时,在车内发现了一封群众举报信。

信中称,剑川县马登镇后甸村委会在发放2017年1月至6月低保金过程中,向善自然村只发了5个月的低保金,另外一个月的低保金约14300元不知去向何处?

“举报内容指向性较强,可能存在低保金被挪用的情况,胆敢动群众‘奶酪’,必须彻查严办。”巡察组第一时间将该线索移交县纪委监委。

接到问题线索后,县纪委监委随即启动了初核程序,成立调查组深入马登镇后甸村进行走访调查。

“2017年你们低保金领取了几次?发了多少钱?低保金是谁发给你的?用什么方式发放?”调查组一一向向善自然村低保户求证低保金领取情况。

基本印证举报内容属实后,调查组与后甸村干部逐一谈话了解情况,低保金去向问题渐渐清晰。

一直以来,为了规避矛盾,后甸村改变了低保金的正常申请和发放程序,把全村用于领取低保金的“一折通”集中起来,由村委会干部统一保管、统一领取,统一分配后以现金形式发放到各村民小组。2015年开始,向善自然村低保存折由村委会主任杨万全保管,并由其负责发放该自然村低保金。

2017年7月,剑川县实施低保动态管理,对低保户进行了一次大核查,后甸村也重新评定了新的低保户,动态管理前民政部门就下拨了2017年1至6月的低保金。但从向善自然村低保金发放花名册看,只有2017年5月以前的发放记录,6月低保金确实没有发放到户。

目标锁定,调查人员立即和杨万全进行了谈话。

“当时2017年6月份的低保金是隔了几天才打款进来,所以就只发了1至5月的低保金,后来因为自己手头不太宽裕,取了几次低保金,没有钱了就又取一点,期间也没有农户向我问起低保金的事,慢慢的也就没再想把低保金发给农户了。”在事实面前,杨万全向调查组交代了事情的原委,并把私自保管在家中的43本低保存折交给了调查人员。

当天,调查人员便联系马登镇信用社查询了这43人个人账户交易流水,发现2017年6月26日至2019年1月28日间,共有24次取款记录,取款金额14760元,截止2019年3月14日43本低保存折余额为11057.88元。

另外,调查组在翻阅低保发放情况资料时,没有放过走访时群众反映的疑似干部优亲厚友问题,并在发放花名册中发现了端倪。

2014年至2017年,杨万全利用分配、发放向善自然村低保金的便利,违规将妻子张庆花列为农村低保金发放对象,先后7次领取了农村低保金人民币5783.08元。

至此,向善自然村低保金问题是查明了,但杨万全的问题却远不止这些。调查组在调查过程中还发现了新的线索,经查实,2014年至2019年,杨万全在担任马登镇后甸村委会主任期间,违反廉洁纪律,收受财物人民币4万元、截留钱款人民币0.3万元;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1.4万元。

正义从来不会缺席。杨万全自以为隐藏得很深、隐藏的很好的违纪违法问题,最终还是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也自然受到了党纪国法的严惩。

2019年4月,杨万全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被终止县党代表资格,其违纪违法所得予以收缴。2019年6月,杨万全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走到今天,一切都归咎于自己缺乏对党纪国法的敬畏之心,慢慢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没有时刻绷紧纪律这根弦,才会渐渐沉陷进了泥泞之中。”杨万全在检讨书中这样写到,“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基层干部,每一分成长都是党组织培养的结果,是人民爱戴和支持的结果,本应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贡献光和热,却不知不觉走上了违纪违法的不归路。我愧对家乡人民、愧对父母教养、愧对家人支持。我会积极悔改、走向新生,请党组织和人民对我进行教育和监督。”

“杨万全侵吞农村低保金行为之所以能够得逞,缘于各环节监督缺失,公示公开不到位、不透明,群众监督作用没有有效发挥,致使低保金在发放过程中变了味、走了样。只有层层设防、把好权力监督关口,堵塞过程漏洞,现行的‘低保动态管理’才不会成了一句空话。”剑川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赵桂海说。(李红霞)